承认统考大可“得鱼忘筌”

承认统考文凭列入国阵竞选宣言,引来纷纭沓至的评语,有欣慰、赞赏,也有挑剔、贬损的,还有人拿国阵与希盟的希望宣言来比较,然后似是而非地说三道四。

时事评论员陈亚才认为,国阵宣言用“dipertimbangkan”意味缺乏诚意,火箭的林冠英则指出,国阵宣言列入承认统考是在希盟宣言之后,是“跟风”,而且“条件比希盟更严格”,火箭陈国伟根据“dipertimbangkan”这个字眼,认为国阵仍停留在“考虑承认统考”的阶段。
马华的魏家祥却认为,国阵宣言的这项承诺真正含义就是“接受统考文凭”,华社无须纠结字眼的运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有位记者因此把这种各持已见的争议称为:“承认统考陷迷雾”。
需国文优等历史及格
“争论”环绕着3个中心问题:(一)Boleh dipertimbangkan这个字眼是什么意思?(二)条件更严格,希望宣言只需SPM马来文优等,国阵宣言何以多出SPM历史科及格?(三)国阵宣言“跟风”吗?
国阵竞选宣言第85页所用的boleh dipertimbangkan的确是“承认”,而非一般的“考虑”意思。因为SPM与STPM在句中与UEC并列,SPM与STPM是公认的受承认证书,怎么可能还需“考虑”接纳不接纳的问题?
希望宣言第135页虽只提SPM马来文优等条件,未提SPM历史科及格字眼,但宣言说:“ Untuk tujuan ini, sijil UEC dinilai agar setaraf dengan syarat am kelayakan sedia ada untuk kemasukan ke IPTA.”翻开Pekeliling UPU“Syarak Am Kemasukan”,在3.6项就有“SPM 马来文优等与SPM历史科及格”的条件。
既然希盟宣言白纸黑字注明统考文凭持有者要进入政府大专须具备“Syarat am kelayakan sedia ada”的条件,那就是与STPM持有者一样需SPM马来文优等、历史科及格。这与国阵宣言所列的条件一模一样,何来林冠英所说的“条件更严格”?
勿针对用词节外生枝
日前国家教授理事会国民团结组秘书张炳祺博士接受媒体访问时也指出:“皇室有皇室的语言,官方也有官方的语言,‘dipertimbangkan’就是承认的意思。我们要了解马来人和官方文件的一般语言用法,他们习惯‘间接沟通’,我们不应针对宣言用词节外生枝。”
笔者也认为承认统考大可采用庄子“得鱼忘筌”的智慧,不必节外生枝,以免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庄子哲学中有“忘我之学”。这是一门抛开物累,进入心灵净化最高境界的修养工夫。
“得鱼忘筌”指的就是“得鱼”就已达到目的,不必去计较“筌”这个捕器是用什么材料制造,其结构如何等支支节节的问题。
至于“跟风”之说,只要知道马华、民政打从1996年起就策划让统考生进入私立大专,2011年开始打开统考生进入师范学院的通道,就明白谁先谁后。2013年错失了进入政府大专的机会,却从未放弃争取,何来“跟风”?
(作者为前马大中文系讲师、前拉曼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
摘录自  南洋商报/王介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