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切皆有可能时!

没有人,即使在最疯狂的梦中,也不会想像到马哈迪会与他长期克星──安华依布拉欣重修旧好,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马哈迪会在大选中在公正党的旗帜下披甲上阵。

公正党的党徽是眼睛,许多人还记得1998年的“黑眼圈”事件,当时前副首相被扣留时指称遭警方殴打,带着严重瘀青的眼睛上法庭
现在,以肛交和渎职为由开除安华的前首相,在舞台上挥舞着公正党的党旗。
安华当然无法想像这种事情会发生,马哈迪甚至试图到牢狱探望他!
伊斯兰党的一些前领袖,现今的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以前就马哈迪发表了一些仇恨性的言论,对马哈迪的孩子的财富妄加批评,但现在他们都“同声共气”,甚至对前首相赞扬有加。
行动党也是如此,该党领袖撰写了大量的书籍,制作了许多有关前首相的视频来抹黑他,但现在他们已经是同声相应了。
在2013年大选,行动党促请华裔选民支持伊党,并将伊党描绘为最温和的政党,但现在反目后,伊党被描述为极端主义者。
不到一年前,华人对马来人至上的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感到愤怒,但现在,他们当中许多人都穿上了土著团结党制服,而且很多华裔选民还对该党欢呼喝彩,这些人都是以前批评过它的人。
所以,在政治中,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巫统是行动党的主要“敌人”,但为什么像行动党这样的多元种族政党却在华裔选区上阵?为什么华基政党马华在马来人占多数的混合区上阵?
另外,为什么巫统的前敌人伊党释出善意,参与这场比赛?
没有人确定他们是否站在同一阵线,因为他们会在选举中互相竞争。
这两个传统的对手肯定会在吉兰丹、登嘉楼和吉打决一雌雄,尽管纳吉和哈迪阿旺在政治舞台上被看成是“眉来眼去”。
即使他们翻脸摊牌,巫统和伊党似乎已经准备好相互帮助,拉高对手的选情,以防一些意外情况出现。
哈迪公开谈论伊党将成为“造王者”,几位伊党领袖并没有否决组织联合政府的可能性,毕竟,伊党在创立时是国阵的一部份。
在已故阿斯里慕达的领导下,伊党从1973年到1978年是国阵成员之一,阿斯里受委为土地和乡区发展部长。他将伊党的前景转向马来民族主义,并从以宗教为基石的政策平台中走出来。但是,这使到他的支持率下降,最终被拉下了马。
伊党在国阵的经历并不愉快,不久之后,伊党退出了国阵。
如果说大多数选民想要巫统和伊党团结,也是合理的说法,然而,也会出现混淆和冲突的信号,使基层人民难以理解。
对于那些对巫伊合作感到不安的华裔选民来说,他们不应该忘记,事实上,行动党和伊党已经合作过了,很多华裔选民在上届大选中也支持伊党。
即使伊党与公正党及行动党割席断交,我们一定还是感到困惑;在槟城和雪兰莪州政府中,伊党议员很长时间仍然是州行政议员。
许多人宣称参政主要目的是“为人民服务”,但到了最后,他们显然更有兴趣为满足自己的野心服务。
那些容易受骗的选民,他们相信他们的政治英雄告诉他们的一切,因为他们不能分辨事实和虚构,他们已被情绪所蒙蔽。
选民若相信这些政客对拯救国家或族群更热衷,那他们未免太天真了,因为这些政客的记录显示,他们只关心自救、他们的政党、他们的孩子和他们自己。
一些是惯性的游牧型政客,从一个州跳到另一个州上阵,而另一些在特定州属出生并在吉隆坡成长,现在又回到家乡的人,他们声称是“回家”,但他们甚至摸不清家乡的路。
在未来几周的竞选期间,我们会看到形形色色的政客说,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
许多人都会欣然接受这些言辞,花时间通过WhatsApp发送包括假新闻在内的未经证实政治信息,更糟糕的是,当对方没有回应我们的政治热情时,就会令彼此的友谊和家庭关系变得紧张。
我应该这么说:一旦大选结束,让我们试试与新的“尊贵议员”(Yang Berhormat)会面,看看这些新科YB是否还记得你。祝你好运!
摘录自  星洲日报 /黄振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