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划选区后火箭安枕无忧 有望取代马华入阁与巫统合作

(真相网/陈伟国)最新的选区重划计划被指含有种族区分的因素,而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莫哈末哈欣对此直认不讳,并指当局是不想分开某个地区的种族群体。他向《新海峡时报》指出,当局是根据地理以及种族因素来重划选区。

这回重划选区的受惠者之一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除了暗喜,当然也要表演一番,以示“反对”重划选区报告。他指出,直辖区内各选区在重划后,均成为单一族群的超级马来人强区或超级华人强区。他列举其泗岩沫选区为例,以巫裔选票为主,拥有6000余票的武吉阿曼被划出;而原属峇都区一个拥有近3000票的华人新村则被划进来。泗岩沫区原本为混合选区,华裔选民仅占47至48%,但在选区重划后则提高至超过55%。
泗岩沫从混合选区变为行动党的安全区,从行动党的灰区变成白区,但是林立迎并没有反对武吉阿曼6000余票从他的选区移走,也没有反对峇都区一个拥有近3000票的华人新村则被划进来他的泗岩沫,让他安枕无忧。
民政党莲花苑投诉局主任刘博文以莲花苑国阵胜选的2个投票站被划走为例,反驳希盟,尤其是行动党“选区重划有利对手”的言论。
他受询时解释,莲花苑是国阵的焦点选区之一。但选区重划后,选委会已将行动党上届大选所输的其中两个投票站划出去,并迁入千百家州选区最多华裔票的投票站,无疑对行动党较有利。
雪州行动党的莲花苑州议席,选民人数从逾4万人增加到逾5万人;华裔选民也从上届的逾40%,增加到现在的逾60%,也是一个动党的灰区变成白区的例子,类似情况多不胜举,因此反对党声称整个选区划分只照顾巫统,等于是一派胡言。
林立迎指出,这对反对党来说并非好事,尤其面对巫裔票高华人票低的选区,包括民联在这届大选胜出的班底谷及敦拉萨镇均受到影响。“班底谷在上一届才赢得1500多票,但在选区重划后却增加约7000张的邮寄选票。在技术上来说,我们将会失去这个国会选区。
行动党表面上做戏反对重划选区,其实心里可真高兴。因为行动党的竞选对手不是巫统,公正党、诚信党、伊党及土团党才是巫统的对手,巫统要赢,将马来票迁移到正党、诚信党、伊党及土团党上阵的选区是可以理解的,这种以种族为考量的策略,与行动党号召其支持者及党员更换投票地点,把选票集中在行动党上阵的议席,不必在非行动党上阵的选区浪费选票,出发点是一样的。
也就因为行动党及巫统皆必须依靠单一种族的支持才能生存,两党也没有利益冲突,所以可以共存共荣。公正党的选区多了马来票,少了华人票(被移去火箭选区),马来海啸仅靠吹水,马哈迪影响力被过度放大,否则公正党为何对马来票不具信心?
重划选区以尘埃落定,若按照过往的记录,每逢选区重划国阵必定大胜,这回和的重划,行动党已经未选先胜,若该党得票率不低于上届大选,就有望击败更多马华及民政候选人,具备取代马华民政入阁,与国阵巫统携手合作的条件。毕竟,行动党领袖已经多次公开声明该党不排除跟巫统及国阵合作。
行动党自上届大选后,俨然已经完全具备一次过取代现有国阵中4个华基政党,从而代表华人选民的政治角色的“成熟”条件。
林吉祥在向社会释放民主行动党愿意采取伸缩性政治手段的讯号,与包括巫统和砂土保党在内的党团,为了“挽救马来西亚”出发点,哪怕是最大的政敌,民主行动党也愿意与之合组执政联盟-“联合政府”。
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现任亚沙区国会议员陆兆福于2015年7月12日就对新闻媒体把该党的所思所想讲明,摘录:“行动党能预见的未来,是大马无须再有一个长期式的联盟,合作的方式不再是传统上固定长期的结盟,反而是不同形式的合作。”
民主行动党柔州主席刘镇东兼柔佛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也于2015年8月4日发表文告,摘录:“行动党愿意向任何政党伸出橄榄枝,包括与柔佛州的巫统合作,推动健康的社会经济,以及诚信和民主的行政体系,让大马成为一个真正零贪污的国家。”
民主行动党砂拉越州主席、全国中央副主席、古晋区国会议员、兼哥打圣陶沙区州议员张健仁也于2015年3月1日说,“砂州行动党与砂州国阵可考虑合作”。
一心以为大力支持行动党就会推翻巫统的选民,应认真反思,投火箭一票,上届大选等于投伊党一票,这回,在投火箭一票,预料等于投巫统一票,迟早被行动党带去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