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最后一次

穿过城市街道巷弄,横幅大肆高掛,旗海飘飘,繽纷色彩映入眼帘。「大选热浪」来袭,只见各党派的旗帜较劲,相互不甘示弱地隨风而起。剑拔弩张的氛围挑拨著政治人物或是关心政治的人士,全民在等待一个日期,精准而严肃,坊间的传闻正等待被不攻自破,或是被印证。尤其是副揆有意无意地暗示,大选日期或在5月前或5月初。

相隔5年后,政坛局面又是一番新貌,反对党党旗多了,声势也浩大了。然土团党的社团註册申请仍未有进展,眼见呈交相关申请文件规定期限將近,或许未能赶上,只能借助盟友的旗帜,披甲上阵。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当我们很清楚,在野党野望蓬勃地注视「布城」,就很明白他们必能扫除障碍,直捣国阵咽喉。
我相信,至今还是有人会望著车窗外,一脸狐疑,指著橙色的旗帜问,这是什么党的?可能身边的人也给不出个所以然。这也不算稀奇的事,仍有不少持有不同程度政治冷感的青年,他们只知道要大选了。有者不闻不问;有者还是去註册选民了,也乐意投票;有者视时间安排而定,大选不是首要。总之,年轻选票也是左右大选结果因素之一,尤其新添了一大批首投族。
早前,投废票论掀起波浪,被各个时评人抨击与安抚;再到纳兹里出言侮辱郭鹤年,激起国阵內訌与受外界口诛笔伐;后玛丽亚陈宣佈加入公正党参选,被质疑净选盟的立场独立性。诸如种种,揭示大选前的瞬息万变。几经在野党的数届发力,他们都认为此次大选,將比民联时期更高胜算,期待马来海啸与稳住现有选票匯流一处,发挥最大优势。
时移世易,一晃大马独立已过了60年春秋。不少政治人物,已年过半百,半生混跡政坛,影响力大的,其自传或已出街或也在路上奔驰。第14届大选,是许多祖父辈的政治家,终极一战。有不少资深的党员卸甲归田,將大旗交託新一代,虽说这是每届大选前的常態,但仍让人觉得一入诡譎政坛深似海,难得让位忙清閒。顿感世代交替,退位让贤是一幅美好的画。
若说这是反对党最有机会实现两线制的一次,那么其从政意义得以实现的机率也高,因为是殊死战,要么国阵守土成功,要么希盟入驻布城,要么维持现状,但反对党大势难免衰退。所以就现在的反对党而言,无惧使用任何提高胜算的手段,就算被痛斥乖离原则、粉饰歷史、灌输政治正確等,定要实现华丽的逆转。
摘录自  东方日报  / 张兼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