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硝烟起

大选日子渐渐迫近,昨天(3月18日)成了选前的“超级星期天”。马华早上在新山为新华小沈慕羽华小进行动土仪式,紧接着又在中午举办柔佛马华大集会。同日,行动党也在柔佛亚依淡举办党庆,并由希盟主席宣布行动党亚依淡国席候选人。

318超级星期天是马华和行动党的前哨战,也预告了柔佛在本届大选作为焦点战场的形势。行动党动作连连,也一再放出消息,将直捣马华在柔州的堡垒选区。不过,行动党的支持率,在上届大选已达顶峰,能夺下的马华议席也在上届大选几乎都夺下了。行动党要进一步打下马华现有的议席,就要仰赖他们近期一再渲染的马来海啸。
而马来海啸是否成事,在柔佛部份,主要胥视前副首相、土团党总裁慕尤丁的影响力。土团党3巨头马哈迪、慕尤丁和慕克力,老巢分别位于北部吉打和南方柔佛。因此对土团党以至整个希盟而言,最有可能掀起马来海啸的地方就是柔佛和吉打。希盟把柔佛定位前线州,乃是依据这项判断的合理战略选择。
行动党接连宣布或放话派遣强将南下柔佛,正是配合希盟全面强攻柔佛的战略设置。以行动党的布局来看,该党的意图极为明显,就是要把马华连根拔起,即该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所谓,要剿灭马华。
但柔佛不仅仅是马华的堡垒,它事实上是巫统和马华共同的堡垒。马华面对希盟攻势,柔佛巫统也将倍感压力。行动党要借力慕尤丁效应来剿灭马华,柔佛巫统也会尽力对抗慕尤丁在马来区的攻势,守住马来票,协助马华挺过难关。
柔佛大臣卡立诺丁就强调,国阵和巫统是马华最强大后盾,一定会确保马华在来届大选力挫行动党,保住现有4个国席。卡立诺丁提醒行动党,行动党攻击的不单单是马华,而是整个国阵的力量。柔佛国阵近年来提出“柔佛团队”(Team Johor)的主题,突出卡立诺丁领导、结合州国阵成员党的合作精神,强调团队工作模式。
早前的砂拉越州选结果已证明,团结坚固的州国阵队形,可大大提升选举的胜利。在西马半岛,只有柔佛国阵制定了类似于“砂拉越国阵模式”的策略,可见柔佛国阵对备战大选的重视程度和充份准备。
行动党必须依赖慕尤丁和土团党的力量来进一步扩张势力,但慕尤丁和土团党同时也是希盟的软肋。慕尤丁曾任柔佛大臣,这也是人们一般上认为他在柔佛仍具相当影响力的因素之一;但那毕竟是1986年至1995年的事,距今已超过20年。而近期土团党接连发生的注册、代表大会和退党潮等课题,一再曝露该党的内部组织问题。
换句话说,以慕尤丁和土团党的实力,加上党主席马哈迪与柔佛苏丹的龃龉,土团党要在柔佛击败巫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摘录自  星洲日报 /杨丽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