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肮脏的大选?

过去一周,希盟巨头纷纷扬言来届大选將是史上最骯脏的大选,其中土著团结党会长马哈迪说,因为国阵怕输会不惜使用种种手段让希盟败选。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称,如果希盟败选就是史上最骯脏的选举;再来的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也预料百万张邮寄选票被操控。
种种的言论除了可煽动选民的情绪,甚至製造败选就是选举制度不公平、胜选就是选举制度公平的假象外,另一边厢的潜台词也可透过舆论压力告诉国阵及选委会,不要轻举妄动。
依稀记得「史上最骯脏的大选」这句话曾在过去两届大选如出一辙,结果出现了许多捉鬼情节、关灯计票、直升机高空拋选票、票箱被调包等,种种让人啼笑皆非的传言,儘管这些传言不攻自破,不过事到如今,依然有许多选民相信,这些伎俩是真的存在。
无论选委会澄清再澄清,甚至进行模擬计票的程序,不过有多少选民真正想要了解选举制度?又有多少的选民愿意提升常识去了解计票过程?选民是如此轻易的被愚弄?
据悉,在每个投票选区都有各自的选民册,每间课室有多少选民、选民年龄、性別等都经已一目了然,若说票箱突然多出几箱或被调包,而出来投票的选民及得票比率若不成正比,岂不成笑话。
再说,在计票过程,每间课室內都有各候选人的代理人充当监票员,所以若计票程序不符,监票员大可要求抗议或要求重算,直到满意再在表格14上签名,若有爭议这也是充作未来上庭用途。
对于邮寄选票,无论是开箱或者封箱,都需要各党相关候选人代理签名作准,更排除了调包票箱的疑虑。
惟作为自称公正无私不偏袒任何政党的选委会,除了发表了种种言论捍卫选举公正外,选委会如何向选民展现他们的大公无私將是选委会的挑战。
为了避免在计票过程引发纷爭,选委会大可善用科技的便利,包括使用直播,或者录影的方式记载所有投票站的计票过程,减少各种各样无中生有的指控。
纵观全国有如此多的投票中心、投票站及投票渠道,若要一一直播所有的计票过程相信也是费时费力浪费公帑(虽然不懂需不需要付费),不过若允许选委会负责人现场录影,做到透明化计票,在面对质疑时翻查记录以正视听,那么至少大选成绩出炉后,也让各政党及选民心服口服。
摘录自  东方日报  /廖丽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