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面对著5种可能

在308及505两届大选都取得辉煌胜利的民主行动党,在即將来临的第14届大选,是否可以再度笑傲江湖,攀上另一个高峰?这不只是行动党支持者的期待,政坛人士也深表关注。

由于大马政坛从505大选迄今已起了巨大变化,行动党的盟友伊党不只与行动党切断联繫,还准备派出非穆斯林直捣火箭阵地,一旦失去伊党虔诚党员及其支持者的支持下,行动党欲再闯高峰,將面对严峻考验。
民主行动党在505大选时能攻下38国95州议席,尚在民联阵营的伊党曾助行动党一臂之力。伊党离开行动党及公正党后,新成立的希望联盟,却从原来的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添加了脱离自伊党另创的诚信党,以及欲倒巫统当权派不遂而退党或被开除而以前首相马哈迪为首的土著团结党,为行动党弥补失去伊党相助的空间。
希盟內部仍不稳定
但是,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的影响力如何?是否可以抵消伊党多年来在穆斯林社会的影响力?迄今还是一个谜!
在希盟成员党中,行动党举足轻重,中流砥柱。但是,如果其他成员党不爭气不敌巫统或伊党,即使行动党仍然大胜,但要改朝换代还是失望而归。除非友党尤其是土著团结党的斗爭能在马来社会引起热烈反应及共鸣,否则国阵还是有惊无险再守住布城。
政坛人士揣测,由于本届大选充满变数,民心难测,大选结果,行动党也有不同的变化。一般將出现5种局面。
第一是改朝换代使命成功,马来社会掀起海啸,一马发展有限公司债务课题及联邦土地发展局丑闻在马来社会掀起滔天大浪,土著团结党及诚信党各有斩获。公正党及行动党战绩,比起505大选更佳。行动党攻下40国席,守稳檳州政权,公正党也保住雪兰莪州政权。此外,希望联盟同时在柔佛、吉打两州贏得州政权。
但是,这种政局难以出现,因为希盟內部组织还不够稳定,成员党也缺乏共识。尤其是土著团结党及诚信党党员不多,难在马来社会发挥改朝换代效果。若然希盟及行动党都大胜,成功击倒执政数十年而不倒的国阵的话,这意味著国阵已失民心,各族都要更换政府。
第二是希盟虽成功改朝换代,但只是险胜。行动党夺下40国席,希盟保住檳州及雪州政权,也夺得柔佛州政权,但是因国会出现悬峙局面,政局不稳定。再说,柔佛州是国阵成员党包括巫统、马华、民政党的最后堡垒,柔州一失,国阵中央政权也摇摇欲坠。所以国阵会不惜採用各种战略续保柔佛州政权而不容有失。
这种局面或会出现,但是土著团结党及诚信党实力如何仍有待考验。面对伊党与巫统在策略上的需要及配合,在巫伊两党暗渡陈仓下,马来选区及综合选区將出现三角战,一旦反对党选票分裂,希盟公正党候选人首当其衝。由公正党领导的雪州政权也危机四伏,如雪州公正党大败,行动党则独木难支。
第三是希盟仍然贏得超过1/3的国席,但是未能取得中央政权。惟攻破柔佛或吉打两州其中的一州政权。当前,希盟调动各成员党重量级人马纷纷南下北上,分別攻打由巫统把关的柔佛及吉打两州,显示希盟是志在必得。行动党保持实力,但受其它成员党的战绩拖累。
不过,目前看来,巫统早已做好防范措施及应战计划,柔佛州及吉打州的国阵也作好准备及佈署,土著团结党要在柔吉两州夺权困难重重。而行动党要在柔吉两州攻下马华及民政最后阵地,更是不易。
第四,希盟保持现状,即在国会议席方面,保持如505大选时89席左右。行动党凭著华社仍然不满国阵心態,以及百物价格高涨情绪,继续保住38国席甚至超过40国席,继续成为除巫统之外的全国第二大政党。行动党可保住檳州政权,惟希盟在雪州则以低飞之姿保住政权。
希盟来势汹汹,领导人马哈迪剑指国阵首相纳吉,但是当前马来社会反应依然冷淡,希盟掀不起了风浪,涟漪也很快静止。儘管行动党林吉祥雄心万丈,与马哈迪、旺阿兹莎及末沙布等人欲联手攻进布城,最后徒劳无功。
火箭前路荆棘难行
第五是希盟大败,面对巫伊两党合作下,土著团结党、诚信党无功而返,公正党亦元气大伤,行动党的国席下降至35甚至介于30席之间,国阵再度取回控制下议院2/3议席优势。不过,行动党仍稳守檳州政权,惟民政党成功攻破州议会缺口,夺回数州议席在州议会里监督行动党州政府施政方针。
有些政坛人士认为这种政局可能出现。曾取得31国席的公正党,因实权领袖安华仍在牢中,不能在外为公正党助阵,导致当前不少地区的公正党士气低落,今非昔比。诚信党尚在起步,土著团结党在马来乡区还待考验。
由于希盟缺乏人力及財力,不像巫统当家又当权,控制一切政治资源,土著团结党欲飞乏力,诚信党不成气候,在这种低迷政局下,行动党处于夹缝中也难有作为,只有继续在国会里,扮演最强大的反对党角色。
摆在眼前,行动党不管面对著那一种局面,都不会平坦无阻,反之是荆棘满途。大马政局一直充满变数,政海也永远波譎云诡。马华民政虽积极在爭取民心,行动党仍然得到华社支持,所贏得的国州议席,还是使马华及民政两党望尘莫及。
只是,一些担忧,倘若行动党取得华社支持,而在朝的巫统又狂胜,政府今后或更明显地以维护马来人权益为依归,推动土著至上的极端政策。如果情况如此,大马政治將陷入更严重的分水岭。
若然马来人在朝而华人在野的话,巫统、伊党两党为维护种族权益及宗教斗爭会加紧合作,大马中庸治国理念备受考验,华人或面对更多挑战。除非行动党胸有成竹,早有一个提昇华族权益计划並付诸政治行动,让华裔进入政治主流,以行动向华社证明,民主行动党比起马华民政党更行。
摘录自  东方日报  /潘君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