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GST,勿过度理想化

网上流传一段“不要GST,敢敢换政府”的短片。

两人到餐馆用餐,一人只带了50令吉,担忧不够钱付消费税。这时,餐馆老板娘说,由于换了政府,食客不必付GST了,众人立刻陶醉在欢乐气氛中。
虽然只是宣传影片,但未免把取消GST过于简单和理想化了。
不过,影片有一点倒符合现实,即只强调无需付GST,但没说食物会因此降价。
GST开跑以来,万物俱涨。GST是涨价其中一个理由,但即使没有了GST,物价上涨的原因仍有千百种。
至少少了6%GST后,业者不会回扣那6%。
此外,影片也没说,不用给GST后,餐馆业者会随之取消10%服务费。
不久前,仍有人问我为何有些餐厅的GST是10%?原来他把服务费(俗称贴士)和服务税混淆了。
不管谁执政,应该都不能叫业者不要收10%贴士。吃50令吉,仍然要多给5令吉。
此外,商家也苦,刚花一大笔钱换GST系统和会计软件,现又要花钱换回销售税系统。若政党不断轮替,系统和软件也只好跟着轮替……增加的成本,大概都会转嫁给消费者。
有时,倒希望希盟一旦执政,真的敢敢取消GST,这样人们就可比较有无GST的前后差异,是否真的那么大?
生活负担是否立刻可减轻?
有希盟支持者说,所谓取消GST,主要是“哄”乡民及低下阶层,先拿到他们的选票,其余的以后再说。
但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希盟若要取消GST,就必须公布全套完整的税收方案。
我们有理由相信,希盟其实有其他征税计划,以弥补取消GST后的国库真空。有说可能会征收遗产税、投资税或富人税等。
不管何种税务,都会在某层面冲击人民。因此,人民必须知道希盟盘算的征税计划,才能做出全面衡量。
例如,在GST制度下,人们难逃税。一些犯罪、洗黑钱活动,或非法移民、劳工,都无可避免地间接缴税。
希盟推出的新税收制度,能不能更有效率地向这些人征税?作为一个准备执政的阵线,有必要让人民了解这点,以不会让未来税务负担只落在国民身上。
不过,G S T制度也确实存有隐忧。国库一旦欠钱,政府最可能动GST的主意,提高其税率。日本和新加坡都是前车之鉴,曾先后上调GST税率。
因此,与其说要废除GST,并开倒车地推出销售税,希盟何不承诺一旦上台后,在执政期限内不上调现有GST税率(甚至可以降低)?这样更符合现实。
站在宏观角度,所有国家子民都有义务缴税,而政府也必须取诸于民,用诸于民。健全的税务制度、完善的管理机制,才是国富民强的重要关键。
如今,希盟主打废除GST,勾划美丽愿景,或许有助它入主布城,惟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一旦人民发现即使废除了GST,生活费并没有因此下降,甚至仍要缴付各种替代税务,希盟的江山也不会持久。
此外,也不是人人都把GST视为洪水猛兽。GST更公平与透明化的特质,让它有其拥趸。主张取消GST,可以得到一些选民支持,但同时也会流失部份选民的选票。
总归一句,希盟勿过度夸大废除GST的效益,才不会成也GST,败也GST。
摘录自  星洲日报 /杨丽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