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联的金钱游戏模式

上星期,反对党联盟(希联)宣布了60项承诺和百日新政的竞选宣言。60项承诺,一半是执政党现在已近实行的政策而另一半却是在马来西亚社会无法解决的问题,或无法实现的空话。如果你认真去了解,百日新政是一个不切实际,华而不实的民粹政治宣言。这些宣言有如金钱游戏中,夸大其词的偏高回酬来诱导民众,最终崩盘使到追随者血本无归。

虽然在希联的政治口水秀上常常听到他们声称取消消费税,但是他们也会常常选择性失忆的告诉选民会恢复销售税和服务税。更重要的是,在他们替代财政预算案里还会提高公司所得税,国产税,车牌税,产业盈利税来填补撤销消费税后的国家财政失衡预算。
这种偷换概念的宣言并不能真正解决人民生活问题,而恢复销售税和服务税在税收架构上的缺陷却让国家面对黑金流失(逃税额主要黑金流失的计算)。在2015年后,我国再也没有留名在黑金流失的10大国家,这证明了消费税是更有效的税收机制,也不会让商家面对双重税务的难题,拥有竞争力。
其二,国家实行了津贴合理化,取消了汽油津贴,今天国家汽油价格是随着国际石油价格而浮动,在希联的百日新政宣言里所提含糊的推行特定目标群定义令人感到模糊,谁是特定目标群? 谁又应该享有汽油津贴?
在现有的政策里,国阵政府已以另一种方式来津贴人民,那就是通过一马援助金以家庭单位收入标准来分发,涵盖更多真正有需要的人民和群体。
“有借有还, 再借不难”, 这是社会上有诚信的原则。但是在这百日新政里,有关贷款的政策却是纯出现讨好特定选民的民粹政策。废除所有施加于垦殖民(FELDA)的不合理债务,更是一项无厘头的政策,光明正大以取消债务来买垦殖民的票, 深入一层的想,这些取消的债务最后还不是转嫁给全民埋单?
最可笑的是取消大道收费站的政策。记得在2008年,在槟城林冠英宣布执政后将取消双溪育收费站,今年刚好整整10年,槟城人可能已经忘记这个承诺,而林冠英也不再讲起。现在希联又再重提取消全国收费站,你还能相信吗?温馨提醒,收费站是马爷爷在位22年的政治遗产,只有在首相纳吉的任期内才看到逐步取消收费站的努力。
2018年2月20日也是希联在宣布宣言前2个星期,马爷爷在每日新闻(Berita Harian)访谈中明确的告诉记者”希联无法完成所有的承诺”。马爷爷摆明在演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剧目。
另一个矛盾的是林冠英当槟城首席部长的时候曾经高调说过只当2届。但是同僚郑雨周在议会中准备动议讨论却一再被打压,直到大选快到才炒一炒冷饭,而马爷爷说的当两届首相,谁又可以保证?难道到时又分家当解决问题?
反对党联盟就像金钱游戏。10年前,不偷不抢不怕伊斯兰党的民联已经崩盘,现在再来一个改过自新的独裁贪污朋党主义(行动党说的)马爷爷,你还敢继续下注吗?
摘录自  光华日报/朱笙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