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bak”了再说 !

大选近,民间有诉求,政党有竞选宣言,下情上达,上情下达是互动。

1999年第十届大选“华团大选诉求事件”记忆犹新——马哈迪“秋后算账”,把华团领导人比喻为共产党和回教极端派,指他们在大选前“讹诈”国阵,迫使它支持华团“诉求”,因此恫言要以内安法令对付。
经一事长一智,民间纵有万般诉求,也只能私下发表,少敢公开提呈
国家与政府强势时,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敢问其人民:“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一党独大的马哈迪时代己矣,竞选宣言俨然全球风潮,以收吸票之效。希盟竞选宣言《希望宣言》60项承诺,较之当年华团诉求不过十项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求皆大欢喜。
马来文有潮句 “tembak”,翻译成华文是“博运气”,桥段不怕旧,只要“(接)受”,就是“上策”。
机关枪扫射不在乎每发皆中,在于承诺正中下怀。何以落实?道理正如“单凭 一张合照,就说人贪污”般,可以选择不信,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国阵纵是百般滋味,只能揶揄:很多项目国阵政府已经落实或进行中,而逻辑思维下,人民期待国阵又会是怎样的另一个更“亲民”的竞选宣言。
首相纳吉说,除了降低国债,没有消费税,大马将成另一个希腊。因此,国阵的竞选宣言,肯定不会取消费税。
全球164个国家有消费税,先进如邻国新加坡7%,大马6%最低,共1300万就业者,仅200万人交所得税,问题严重待解。
首相说,消费税每年450亿令吉,没了,国家必现赤字,不可能发放教育、小园主、渔民援助金和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于民。
希盟说可以销售及服务稅(SST)取代,每年收不到450亿令吉,长此下去,大马必然破产。
诉求再少,竞选宣言再多,背信弃义终必在下届大选自食恶果。
政治再权宜之术,可以此一时彼一时,取悦人民而得天下后,竞选宣言可因地制宜、因时施宜,还愿以苍生万民和下一代为重。
政党可以取悦人民,更重要取信于民,催命再长也不过5年,一个糟糕的希腊政权,换来人民长远代价。
过去的十大诉求,今天的希腊,是当代政治最好照妖镜与借镜,两粒苹果即使都坏掉,人民还需睿智。
摘录自  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