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有一里路

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之前说,“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只剩最后一里路”,结果“最后一里路”这5个字被人当作了话柄,对手老是拿来批评和揶揄张盛闻。

这所谓最后一里路,到底是指统考生必须考取SPM国文或历史科,抑或两科皆须考,还是指统考的历史课纲不符合国情,所以必须修改?这最后一里路到底是谁开的,又是谁不愿走完?好像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不过,最后一里路的玄机,最近终于由董总领导人亲自揭盅。

华人新年期间,董总领导层依循传统惯例,到各家媒体送礼拜年。在与其中一家报馆高层交流华教课题时,董总秘书长傅振荃道出了一件事,报导中的相关内容大约如下:

2013年4月1日,时任董总主席叶新田等人到首相署会见首相纳吉,以商议承认统考文凭事宜。当时董总共有6人代表,而纳吉一人赴会,身边只有一位华裔女助理做记录。对于董总要求政府承认统考文凭,首相的要求是能够接受SPM马来文作为条件,而当时的会议并没有谈到历史科。

傅振荃说,“如果当初我们果断的话,现场答应纳吉,承认统考文凭的问题已解决了。”首相接见他们之后2天就解散国会。董总就是在当时错过了承认统考的机会。以他们的看法,后来出现必须接受SPM历史科,可能是内部出现一些声音,用这种手段来阻止承认统考。

不够果断而错失良机

真相由此大白,原来这最后一里路,开路人是纳吉,而这一里路的条件就是接受SPM马来文科,而当时不愿走完这最后一里路的,正是董总本身。

有人也许要问,既然要承认统考,为何又要设下接受SPM马来文的条件。但反过来说,本来,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即使不是无望,也是难度极高;但纳吉开出的条件等于是为承认统考文凭打开了一道相对简单的大门。

纳吉开的这一里路,是把统考文凭衔接到国家教育体制的一条路。诚如董总领导人所言,他们因不够果断而错失了良机。

最近希盟公佈竞选宣言,裡面提到承认统考文凭,允许统考生申请进入政府大学,其中设下的条件跟当年纳吉开出的条件一模一样,就是必须考取SPM国文科优等。

这就表示,承认统考文凭,不只是国阵开了最后一里路的条件,连希盟也同样开了最后一里路的条件,而且两者的一里路还是一模一样的一里路,也就是考取SPM马来文科。

但是在之前,行动党对最后一里路却有完全相反的看法——2016年3月,行动党砂州主席张健仁说,如果承认统考的条件是必须考取SPM国文科优等,根本不算是真正的承认,而只是“半承认”;槟州绿色机构总经理邓晓璇,一直被行动党捧为槟州政府“承认统考”的代表人物,邓氏曾于2016年4月说,政府若有诚意,必须无条件承认统考文凭,更声称需要SPM马来文优等的设限,是政府对独中生的遗弃。

可是在希盟公佈宣言,阐明有条件承认统考后,我们没有听到张健仁说希盟只是“半承认”统考,也没有听到邓晓璇说希盟没有诚意、希盟遗弃独中生。

我们只听到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说,国文是我国大学的媒介语,所有学生进入政府大学,当然需要掌握一定程度的国文水平。

自从这个世界上有了行动党,“狡辩大师”这个尊号就找到了最佳楷模人物。

摘录自 中国报/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