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联科: 林冠英“身有屎”,摆架子避战

1. 林冠英对政治辩论的双重标准、双重人格,我想,这一切就交给普罗大众来判断是非对错吧!

2. 翻看过去记录,他可以“自降身份”的面对巫统部长,甚至可以用“尊贵”的一州之长身份,挑战身为公务员的全国总警长,但面对着魏家祥的辩论挑战,他就摆起架子高谈“论资排辈”。
3. 他一开始说,不接受魏家祥的辩论挑战,是因为魏氏身为马华署理总会长的党职不够高;当魏氏举证他不只挑战过党职一般的巫统部长,甚至还接受有关部长的辩论挑战时,林冠英就说那是因为对方拥有最多的议席。
4. 可是,环顾希望联盟,哪怕行动党口口声声强调自己是多元种族政党,并且是该联盟内拥有最多议席的成员党,却不见得他们会在意和重视自己的身份地位;不但自愿减少议席、让出联盟领导地位,还支持只有区区一个议席的土著团结党,成为联盟的领头羊。
5. 更好笑的是,林冠英似乎完全党政不分,我尊重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的辩才和资历,可是,魏家祥今天是针对槟城州政府的大型计划挑战辩论,对象自然是槟城最高行政长官,林冠英何以允许完全不在槟城行政体系里的人,代表槟城政府来辩论呢?魏家祥是要厘清人民对计划的种种疑虑,请不要拿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来转移视线。
6. 因此,林冠英是毫无道理、毫无原则可言,立场可以千变万化;他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而唯一的道理就是他自己的谈话和想法。
7. 林冠英对于挑战辩论槟城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项目的态度,正正说明了他之所以摆起架子,千方百计的闪躲不敢应战,一切就只因为他“身有屎”。如果这个项目真是如此的光明磊落,他又怎可能放过理直气壮的与魏家祥对质,当面令魏氏难堪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