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漂白

早前作者与一位马来朋友谈起政治局势,由近几年希联的出现,民联的消失,我们开始聊起了希联,结论是希联各党都有不同的议程,甚至有些是私人议程,各自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及宗教政策上都是东南西北,天各一方的。关于这些事情,未来要如何协调真的不好说,但是真的不排除会成为第二民联,先拿执政权,再各自割据为王。但是,州可以割据,国家要如何割据呢?

行动党与老马斗了40年,故事太远的513不说,就从林吉祥成为秘书,老马成为首相开始,两位就开始互相指责。
林老指责老马是种族主义者、独裁者、朋党主义者,马来西亚几十年来最大的贪腐大鳄。包括茅草行动、逼害华社、逼害华教、欺骗华团、吞并华企,许多朋党集团的弊端、外汇案、锡米案,甚至马哈迪家族生意林吉祥都有参与揭发与宣扬。
马哈迪则指责林老是沙文主义者、共产党的后代、华人谋反的领袖、马来人的敌人、说谎专家等。
人物依旧,但人事已非,两位宿敌为了“下一代”走在了一起,但两位“几十年的努力”也不是白干的。人啊,本身没原则不代表其他人可以盲目跟风,他们各自对百姓的灌输,已经让百姓各自都对他们有自己的印象。其中一个重点印象就是种族主义。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希联的许多讲座,都很少讲政策,而是为两位领袖以前的“孽”,而尽量去补救。
老马游走马来乡区的时候,都会带着一些“小火箭”,四处宣扬行动党在党内其实是说马来文的,他们并不是单一种族的政党,他们不是只倾向华人的,变相的也在宣传行动党可以接受马来主义。
林老游走各区的时候,也会“健忘”的不提起老马的种种逼害,甚至曾经逮捕过他。他口中的老马也变成了“救国英雄”。
林吉祥这样健忘也不是第一次了,安华在内阁16年就打压华社16年,但在90年代末安华与马哈迪翻脸后,林吉祥也率领了“半”行动党帮安华漂白,或者是帮伊斯兰党漂白,美化及淡化伊斯兰法。
在华人社会上,我们时常可以看到林老父子开了漂白公司的评论。其实啊,老马父子也开了另一家针对土著客户的漂白公司呢。
最后,作者也来学林首长卖弄文学,两位老的果然都是“上阵不离父子兵”呢。
摘录自  光华日报/五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