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急跳墙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已经狗急跳墙,正在想着如何把海底隧道丑闻的责任推卸在州政府秘书和巫统议员身上,同时又利用巫统密友旅游部长纳兹里辱骂深受马来西亚广大华商与华社爱戴的首富郭鹤年,转移视线;接着口出狂言,指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不够资格与他平起平坐,企图自海底隧道丑闻的公开辩论脱身。

林冠英近日的种种失常演出,都说明了一点,就是海底隧道丑闻纸包不住火了,林冠英现在想尽办法要让行动党与海底隧道切割关系,就好像行动党当年宣布与伊斯兰党断交一样。
但是这样做有用吗?林冠英始终是槟州首席部长,火箭始终是槟州政府;海底隧道是火箭州政府批准的项目,林冠英多年来一直为海底隧道的承建财团护航,现在才来撇清关系,人民怎么会相信呢?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时才来抓破脑袋金蝉脱壳,是没有用的。
林冠英每发一次文告,就让槟州人民越觉得这名首长的“两岸三通”计划本来就是一场骗局,因为他始终无法或不敢解释当中的关键问题,每次只针对提问者展开人身攻击。
以CAT(有能力丶问责及透明化)为施政原则的火箭州政府,竟然可以把两块土地送给承建财团建豪华公寓,然后任由价值63亿令吉的庞大工程完全没有动工,今天全国人民要看到的是,林冠英如何拿出证据来讲道理,而非要看林冠英耍嘴皮子,逃避问题。
火箭州政府多年来不断吹嘘自己很厉害,有能力建海底隧道,但是现在却急着与承建财团切断关系,人民难道还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海底隧道承建财团的主席是纳兹里的亲信,所以卷入这场丑闻的林冠英和纳兹里,联手炒作郭鹤年课题,企图转移隧道丑闻的视线,让马华穷于应付,无法追问海底隧道的疑点。也因此,行动党不但不谴责纳兹里,还第一时间跳出来漂白纳兹里,指纳兹里只是攻击郭鹤年的众多巫统领袖之一,把过错统统推卸给巫统。
不过,马华站稳立场,对纳兹里作出强烈谴责和批评,同时继续追击丑闻和提出质问。结果,反贪会揭发更多贪腐案情,包括近日逮捕一名商人,发现这名商人去年7月起获得海底隧道承建财团付款高达1900万令吉,以期“摆平”反贪会停止调查隧道丑闻,另外也付款300万令吉给另一名盗用巫统议员名义的商人。纳兹里这一回吓得腿也软了,转口风声称马华仍是他的兄弟,而他和马华仍站在同一阵线。
林冠英与其让自己丑态百出,不如堂堂正正站出来公开辩论,勇于承担责任,让利益受损害的全槟人民了解真相,同时勇于接受民众批评。现在槟州人民要了解的主要问题,是海底隧道工程如果没有“吃钱”,为何要花费2200万令吉的“摆平费”?槟州政府付了2.2亿令吉作为三条道路的报告费,也就是每公里的道路要价1100万令吉,为什么贵得那么离谱?为什么火箭州政府可以把“两岸三通”庞大项目颁给一家不符合资格,才成立区区82天的财团?
林冠英为了与纳兹里的私交,以及槟州海底隧道63亿令吉的共同利益,可以不顾华人尊严,放这个官员出来乱叫;他的父亲林吉祥甚至称辱骂华裔企业家的纳兹里是“羔羊”,替纳兹里感到委屈,实在令人作呕。
正如行动党为了执政和官职,可以放弃原则,拥抱伊斯兰党和在任内犯下无数过错和贪腐罪行的马哈迪,并无条件推举马哈迪为希联名誉主席和候任首相,火箭一路走来的种种丑行不堪入目。
摘录自  光华日报/陈德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