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变香炉?

年轻的朋友谈到那个净选盟的女人要以反对党身分参加大选的事时说:“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什么非政府组织,真面目就是反政府!

另一个则说:“真不明白,她以为不加入任何政党,就能令人继续当她是以超政党身分指天笃地!”
第三位说:“怎可能超政党?既然以希望联盟候选人身分上阵,胜败都是反对党身分。以小人之心来看,可能许多打着非政府名堂的组织和个人,老早就在反政府,正所谓挂羊头卖狗肉。”
一旁的前辈说。“别动怒。这种事,向来如此,何必见怪?”
有一位问:“她若以净选盟属下独立候选人身分上阵,岂不更好?何必用一个政党的平台参加大选?”
“让我分享我的看法吧,”前辈说。“她以反对党身分参加大选,显示她有先见之明,知道必须靠反对党让给她一个华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竞选,才有赢的机会。她了解如果以独立人士代表净选盟上阵,成为国阵和希盟之外的第三位候选人,取胜机会十分渺茫。”
想加盟也未必接纳
年轻朋友问:“真有趣,这不是明明白白利用那个反对党吗?那个准备空出一个安全区的党是不是忘记了自己党内排着队想要上阵的同志多到数都数不完?”
一位说:“用尊严角度来看,她不以净选盟名誉上阵,已经大损净选盟的尊严!”
听的人之中有一位说:“换个角度来看,其实,即使她想加盟一个反对党,人家也未必打开大门。”
“会吗?为何如此?”马上有人问。
他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她在非政府组织里搞的活动对反对党有利,她那时就是反对党的亲密战友,可是,如果让她现在入党,她就摇身一变成为和党内人在同个地盘抢吃争地位的角色,变成多个香炉多个抢吃的鬼。要来干嘛?”
前面那位说:“若是这样,让个肥缺给她,不就是让她占大便宜?”
前辈最后说:“各有各的看法,且看如何演变下去吧!”
摘录自  南洋商报 /江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