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把华社当廉价弃子 魏家祥感叹老马没改变

(真相网/陈家豪)华社和华教成为希盟执政宣言中的“弃子”,5大领域丶10大宣言和60项承诺里竟然只有一项“承认统考文凭进政府大专,条件是SPM国文优等”,反而是充斥以土著为优先的种族政策。希盟总裁兼候任首相马哈迪还说独中统考属於“外国文凭”,教华社感到无言。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感叹,根据最近的报导,马哈迪虽然说承认统考,却说统考教育是采用“外国课纲”,“若是华人要求政府承认,希盟就给华人”。由此可见,马哈迪的狭獈种族思维从没改变。

魏家祥曾出任教育部副部长5年,对华教课题的了解与感触特别深,他指出:“马哈迪今天要选票就说承认统考,但他若真的善待华教,当时掌政时就应该帮忙华教了。曾经担任教育部长的现任希盟领袖若是善待华文教育,华教就不会那麽曲折。”

曾担任教育部长的希盟领袖,包括马哈迪丶前副首相兼希盟实权领袖安华及前副首相兼希盟主席慕尤丁,这3名臭名昭彰的种族主义者在过去数十年来打压华教,是马华成为代罪羔羊的祸首。

反观现任首相纳吉於1995年出任教育部长後,删除1961年教育法令第21条(2 )项条文,保证不会关闭华小,解除了华教的心腹大患,2008年批建6所华小及搬迁13所华小。纳吉当了首相之後,对华小丶华中和独中更是不断送上大礼。

魏家祥举例,当初慕尤丁担任教长时,发给宽柔中学至达城分校的批文竟是属於国民型中学,所幸慕尤丁离开巫统後,此事获得解决,宽中分校顺利获得改为独中批文。

对於希盟宣言声称执政後承认统考,魏家祥直批是“抄袭”当初纳吉与董教总会面时所提出的内容。

当年的教育部长慕尤丁会见董教总代表,最终却不欢而散,最大的原因不是SPM国文优等,而是慕尤丁要董教总修改独中的历史科课程。

结果国阵承认统考的努力无法达成,罪魁祸首慕尤丁加入了土团党,但他在2017年1月警告,就算希盟成功执政,只要董教总拒绝修改课程内容,政府依然不会承认统考。他直斥董教总“太过极端”,必须中庸一点,符合大马精神。

希盟一旦在来届大选执政,慕尤丁是主要阁员,承认统考是否还要修改历史科内容?或是说,马哈迪把大马华人所创办的独中,当中是“外国课网文凭”?这对大马华教是最大的侮辱!

希盟宣言也白纸黑字“要恢复马来人及马来人机构的尊严”,根本不把华社放在眼里。

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指出,任何人只要读完希盟公布的竞选宣言,就会知道内容充斥以土着为优先的种族政策,这是一份马哈迪主义回归和复辟的宣言。

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早前发文告指控蔡金星“歪曲希盟宣言的华教政策”,蔡金星反斥,无论郭素沁多厉害耍嘴皮,都无法否认种种事实,除非她自己根本没有读过希盟宣言,否则就是她真心拥护马哈迪主义的复辟。

蔡金星指出,郭素沁并没有具体举例指责他歪曲甚麽,拿不出任何例子,但是,希盟宣言第11项承诺恢复马来人及马来人机构的尊严。为何只强调马来人的尊严,难道其他种族的尊严不重要?

他说,希盟宣言第30项承诺声称要发展土着经济及各族人民的经济,其中阐明要更专注於马来人和土着经济的增长丶扶持土着中小企业丶提高土着在市场的股权占有率等等。

“行动党过去大肆抨击马哈迪的土着政策,如今却在希盟宣言中恢复马哈迪主义的土着优先路线,这难道不是出卖原则?”

更无法让人接受的是,希盟宣言列出了5项“专属承诺”(Iktizam Khusus),特别照顾5个群体,包括垦殖民丶印裔丶妇女丶青年丶乐龄,其中没有华社的部分。

蔡金星炮轰行动党,以前猛烈抨击国阵忽略华裔,如今希盟宣言公然漠视华社的存在,而郭素沁和行动党现在就改口说“要以宏观角度看待种族关系”丶“不要以种族角度看待问题”云云,这难道不是双重标准?

行动党依靠80%以上的华裔选民一面倒支持,在上届大选赢得38个国席,成为大马第二大的政党丶最大的反对党,但希盟的执政宣言竟然把华裔选票当作“弃子”,不屑一顾。华裔票如此廉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