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益被行动党当作垃圾 不乖休想被林氏父子疼爱

(真相网/陈伟国)行動党普通党員拿督再益依布拉欣自嘲“沒有旺賽夫與瑪麗亞陳般幸運”,暫未獲在第14屆大選上陣的獻議。他酸溜溜在推文中說,至今他未獲得任何獻議,在來屆大選中上陣。“昨天我在甘榜拿督蘇萊曼文特里,被問及在哪個選區上陣。我答說未有獻議,不像旺賽夫與瑪麗亞陳般幸運。”

自视甚高的再益伊布拉欣,在巫统时就已经是独行侠,独行独断,自以为是。加入公正党,夹着盛名代表兰眼出战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席补选,却不争气,以1725张票输给印度国大党,公正党败选后,林吉祥帮再益找代罪羔羊,指首相纳吉漠视1954年选举犯罪法令禁止贿选的条款,而公然向1500名叻思选民贿选,宣布批准拨出300万令吉重建叻思华文小学。
国阵在2010年补选赢得乌雪国会议席后,立即兑现承诺,拨款300万令吉给叻思华小兴建新校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日前亲临叻思华小,他说本身亲自拜访叻思华小,是为了亲眼见证国阵政府兑现的承诺。 “ 然而,公正党在补选期间许下的承诺,早就被该党及再益遗忘。
再益加盟公正党后,立即被委任为该党的最高理事,再益跳槽到行动党,至今仍是普通党员,连一个小领袖的职位也没有受委,反观民主及經濟事務研究中心(IDEAS)前總執行長旺賽夫,于本月1日正式加入土著團結黨,成為終身黨員,马上被委任为该党政策與策略局副主任。再益伊布拉欣除了葡萄酸的心态,也只能在推特发泄对行动党不满的情绪。
早前极力推荐希盟委任马哈迪为首相人选的再益,已经成为火箭的包袱,再益依布拉欣早前因为不满雪州苏丹沙拉弗丁批评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回武吉斯论”,而连发2则被指侮辱苏丹的推文,结果引起轩然大波,结果得罪雪兰莪州苏丹,令行动党领袖心惊胆跳。
雪州蘇丹沙拉弗丁對再益依布拉欣在推特上,發表對統治者不敬言論的行為感到憤怒和失望,更指若再益不滿,大可離開雪州。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怕惹事,马上跟再益划清界限,他促请也是行动党党员的再益依布拉欣解释本身的言论。 “他必须要向人民做出解释,并且我认为他必须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任。”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机警地立即跟再益依布拉欣划清界限,促请后者需亲自面对,他在推特上发表对统治者不敬言论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我们党员可以自由发表他们的看法,但他们同时需应付其言论所带来的后果。“这已经不关行动党的事,尤其是他(再益)在党内并无任何党职。”此外,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也强调再益只是普通行动党党员,并无党职在身,因此其言论不代表行动党。
可见口不择言的再益伊布拉欣已经被行动党视为票房毒药,成为该党的包袱,再益仍在做梦以为会像行动党的其他马来人花瓶领袖那样幸运,会被该党委以重任,让他在一个安全区上阵,像再里尔一样,因为是马来人而备受宠爱。
但是,不乖的再益伊布拉欣是因为太不了解行动党,更不理解林氏父子家天下的一言堂作风,对行动党产生太多美丽的误会,怎么会像乖乖听话的再里尔那么好命水?
再益依布拉性曾一度曾自荐代表行动党在新或吉兰丹哥打峇鲁,但却没有获得林吉祥的回应,心灰意冷不在话下。看来再益已经在行动党郁郁不得志,为了推销他的剩余价值,再益或在大选前再度跳槽到土团党,以寻求大选上阵的机会,成为大马青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