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在北根铩羽而归

报载,土著团结党领袖马哈迪直捣首相纳吉的老巢北根,向600名原住民与垦殖民演讲,但一提到富豪刘特佐两亿元的豪华游艇在印尼被扣押事件,以及一马公司的舞弊丑闻,听者都毫无共鸣、反应冷淡;这些村民更关切的是民生问题。当地的巫统领袖甚至嘲讽说:“土著团结党无法在北根存活,他们的候选人可能连抵押金都拿不回。”

老马是政治老将,他将会听到越来越多群众的声音,是个不能回避的事实!参政权的扩大,也会令政治人物不得不正视群众的存在。但群众有其不堪与愚昧和非理性的一面,恐怕大家都心知肚明吧?
法国勒邦在《乌合之众——群众心理研究》中就指出。“任何一个希望对群体产生影响的人,在他的论证中并不需要逻辑规则,他必须危言耸听、必须夸大其词、必须一再地重复同样的东西。”如此说来,两亿元游艇被扣押、26亿元捐款、一马公司舞弊等等,都不如你给他们户头增加500令吉补助金来得有力,而且实际。
Advertisement
勒邦还说:“理性主义在现代群众中的匮缺,在于群众对于事情判断,还加进了感情逻辑、集团逻辑、神秘逻辑,远远把理性逻辑推到一边。”他补充:“一切文明(当然包括政治)的主要动力不是理性,尽管存在着领袖指引,但是文明的动力主要是各种感情,如尊严、宗教信仰、爱国主义,以及对荣誉的崇敬等等等等。”
马哈迪喜欢阅读,肯定知道勒邦,而且可能读过《乌合之众——群众心理学研究》,他不可能不知道北根原住民与垦殖民喜欢听什么,但他还是宁可受到冷落,而讲了必须讲的话;可见一马公司的舞弊事件、刘特佐的所作所为,令到他极度厌恶,既然来到了,不管面对怎样的群众,他都必须重复说着同样的指责!“尽管你不喜欢听,我也没办法了。”
摘录自  南洋商报 /陈俊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