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消费税是饮鸩止渴

开宗明义:没人喜欢消费税,但是现阶段来说,它是国家经济的救命稻草。要废除消费税,必须有完整的财务规划,而不只是为了大选喊爽而已。

我国经济当然还没到崩溃的境地,但是已经捉襟见肘,许多津贴包括汽油津贴都已经取消。其根本原因,不是第一夫人买的鑽戒,也不是逃犯刘特佐买的游艇,而是多年来种族特权和优惠造成的生产力低下和朋党横行,以及因贪污和偏差居高不下的行政开销。

已经写过的,这里重複:特权带来隔离,隔离导致黑箱作业,黑箱作业导致贪污。如果没有政党敢正视这个问题,换多少次政府都于事无补,也不可能“不贪污就能省下钱”的。口号喊爽就好,别太幼稚。

如我国极度臃肿的公务员体制,就是源自于特权生产出来的没有竞争力的大学毕业生。这是一块朝野都不敢动的烫手山芋,这也是我国的行政开销大于发展开销其中主要原因。

不公政策和因朋党牵连的钜额开销在我国财政锉出个大洞,消费税就是用来填洞的。任何说要取消消费税的人,必须给个详细的财政方桉,说明这420亿收入如何被取代,替代收入来自什么管道?

消费税也是一个比较公平的税收制度,尤其对华社而言。因为只佔人口23%的华人,负担了国家近80%的税务。马来人缴的税较少是因为他们可以选择缴交“天课”,即一种宗教税。消费税却不分种族阶层,一律平等,没人可以逃税。

无良商家趁机乱起价

老马想要重新实施的销售税(SST) 相比之下只是针对商家,讨好马来人的意图明显。问题是,商家还是会转嫁给消费人!消费税没错,错在实施时政府没对商家实行管控,无良商家趁机乱起价。这些商人在你们埋怨时也跟着大家一起起哄,扮演受害者。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的消费税是可以退税的。

现在的通货膨胀主要有两个源头:被取消的柴油津贴,和马币贬值。从老马开始就主导我国经济的朋党政治和官商勾结,是一隻吸血毒虫,多年来耗尽国库。在我国人口增加,因油价跌而国库收入减少的今天,我们在承受后果。

纳吉做了一些算是不错的措施,如卖掉国产车、实施消费税,及国有化收费站等。但这只能暂时止血,除非国民肯彻底改变,废除特权、剷除朋党、实施绩效制,否则永远不能治本。

所以请希盟把注意力放在推行经济转型,减轻特权对于绩效的祸害,并提昇农业,那才是有长远利益的。

讨好无知民粹的“取消消费税”是短视、投机,而饮鸩止渴的政策。消费税是先进的税收制度,还没听过任何国家实施后会取消的。如果希盟没有长远的治国策略,那就别怪我们要投废票了。

摘录自 中国报/叶子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