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毒瘤动摇根基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牙尖嘴利,天下无敌,确实没有人能如他,在极端劣境中仍能扳回场面,纵使理亏仍能赢得粉丝喝彩叫好。但林冠英赢了门前风光,却一砖一瓦逐渐拆掉行动党数十年来建起政治基石。难以想像的是,以后行动党的领袖议员要如何掰下去。

最近首相署部长兼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挑战林冠英公开辩论,但林首长看不起中央部长,嘲笑对方只是“7个国席的政党老二”。

诚然,行动党上届大选赢得38个国席,马华来挑战是不自量力,唯这次辩论不是谈谁能代表华社,而是槟州一项数十亿令吉计的工程出现种种疑点,作为槟州反对党的马华要求执政党作出交代。

如果议席多的执政党不必向弱势反对党交代,上届大选赢得88国席的最大党巫统不必应酬任何政党辩论一马公司丑闻。

如果中央部长没有资格挑战槟州首长辩论,从此行动党没有一个领袖可以挑战国阵的正副部长上台见真章。

如果政府工程的弊端不能受到反对党质询,就如槟州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被起诉3项诽谤官司,反对党的存在价值已荡然无存。

如果报章只是报导和刊登反对党领袖的记者会内容,也会收到律师信,就如多家报章刊登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的言论而面对官司,媒体可以关门了。

还有,槟州首长林冠英已经被控两条贪污罪名,之前一名行动党领袖曾说“被控才需要辞职”,但林冠英始终没辞职。反而国阵州政府的行政议员涉贪被调查,行动党已开口要州务大臣辞职,有关议员被控上法庭又如何?

槟州的环保课题也是备受争议,从秃头山、非法炭窑、夺命土崩、空前大水灾到大填海,要如何再说彭亨州的水灾问题是因为贪腐?

始终顾左右而言他

当魏家祥追问林冠英有关隧道课题,林冠英反问对方有关选区内的独中拨款有多少,还顺便扯了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下水,要他公佈独中拨款的数额。

林冠英问得真好、真刁鑽,还讥讽魏家祥是老二,没资格同台辩论。可是,他由始至终没有回答有关公众利益的种种疑问,而是顾左右而言他。

但回想,如果巫统的大臣和议员日后也用同样手段来回应反对党和人民的质询:“要辩论,你是谁啊?我没有贪污,全是政治逼害!发生水灾是雨量太大!没有人是死于水灾,是意外!没有山坡发生土崩,是在平地发生的意外!”

这些无赖至极的答桉,出自行动党高官口中,日后行动党面对巫统高官同样叫嚣,要如何是好?

行动党已存在半个世纪屹立不倒,是几代人累积下来的坚实基石,但林冠英一直在拆砖挖洞,动摇根基。来届大选,火箭若是失意战场,只能怪自己没有一早清除毒瘤。

摘录自 中国报/戴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