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分裂症

这样的政治还能走下去吗?近来的“郭鹤年风暴”只凭流亡部落客拉惹柏特拉的几张共餐照,一支横扫千军的笔,就让大马朝野甚至商贾们人仰马翻。

巫统领袖闻歌起舞,目的自然是在巫裔选票分裂下,意图加剧种族撕裂、让巫裔选民更畏惧华人政治势力,有华人大企业家助力下更形壮大,扩大巫裔危机感从而团结在国阵,尤其巫统的大旗下。
只是,许多大马政治人物在全国大选即将开打下,似乎都像患有精神分裂症一样,朝野政治人物之间,看似言词针锋相对、剑拔弩张,实际上他们时常变成自己的对立面,明明站在己营,但干的都是助力敌营的事,究竟政党A的基因之异于政党B,是有几希?
我常常对朝野政治人物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非常好奇。当然,在大是大非和重大课题上,如经济、交通和教育等范畴上,人民都期许朝野之间是健康和正面的政策竞争、互相制衡,所以朝野政治人物之间,保持既竞争又可容商讨空间的君子关系,最为妥当。
双方私交甚笃,若能做在公事之前不私相授受,人民自也将心比心,明白人之常情而不去介怀。但大马朝野政治人物,时常是自己精神分裂不止,还当人民是傻瓜,常常是这一秒全党疯起指着对方鼻子飙骂,下一秒突然像上一秒的事从未发生过,两人抱在一起笑得两颊都发红,一直大呼:“我们就是麻吉嘛!”
郭老风暴是首相纳吉先擂动战鼓,下行自然下效,各级巫统领袖就配合演出。但演得最落力的当然是旅游部长纳兹里,一句“反咬主人的狗”、叫嚣要郭老交出公民权,将这套政治肥皂剧剧情推到高潮,引来行动党和国阵盟友的马华反弹。
可笑的是,马华的叫骂当然如泥牛入海,不见伤纳兹里分毫。但火箭的叫骂似乎也不“瞄准”目标。无他,纳兹里是领袖的“好朋友”,两人人前人后称兄道弟,搂抱牵手是常常上演的戏码,更不避嫌在一些本地社团活动上,公开说两人有事是可以“商量的”。
一如上面所说,朝野能在施政上监督制衡,又能在大是大非前合作无间,自是人民福气。但大马政治的精神分裂,在于政治人物言词间向来是不留余地的,他们要“歼灭”对手、批判对手时是以扩大分裂、煽动和民粹的语言手段出发。
他们让人民之间是非A即B,没有第三选项。两边支持者之间的仇恨日深,泾渭愈见分明,父母与孩子之间、夫妻爱人之间和友人之间,分歧决裂。可是他们自己呢?敌我之间的界线却如此模糊,彷佛这句主人反被狗咬的话,从不是纳兹里讲的。
纳兹里是巫统资深领袖,行事作风充满争议性。时而像华人期许中的思维属开放派的巫裔领袖,时而却是比巫统其他人更极端,更没有民主概念的“巫统纯血”。许多支持者,常为支持领袖,听信领袖所言给他叫屈,为他憎恨他口中的无耻对手。
然而,支持者比领袖更恨其对手,让自己家庭和朋友因看法不同而形同陌路,活在仇恨深渊中,实际上领袖却和敌人私下称兄道弟,你说好笑不好笑?每当听他辱骂巫统,却与巫统人搂抱时,也不懂是自己错误诠释了他,还是这些领袖自己背叛了自己。
不过也令我忆起曾有评论界友人提醒我,巫统一旦败北,绝不是败给自己。一如青体部长凯里在早前巫青大会上曾提及,前首相敦马哈迪破党而出投身敌营,非巫统所惧怕的。那巫统何所惧?巫统最怕木马屠城,祸事是从自己身上开启。所以纳兹里会是巫统的木马之一?
其实,大马最需要的是正常不过的政党轮替,更正面和光明的未来。然而,大选愈近乱象愈多,扩大种族仇恨成了各党巩固基本盘的手段。所以郭鹤年树大招风被拖下了水,朝野也乐此不疲不断厮杀。这样的事,不会是第一件更不会是最后一宗,直到选举结束都不会休止。
大马政治重组虽给人民带来大冲击。但最大冲击何止是敌我互换,而是政治人物时而使命感很重,时而又成自己不耻、不断挞伐的对立面,常会从这角跳到那角,变成和敌对手无异的错乱价值,才是令废票联盟有机可乘,人民身心疲备、茫然无措的主因。
摘录自  光华日报/司徒瑞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