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乱语

旅游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与槟首长林冠英的好交情,是众所周知。林冠英大赞纳兹里敢于单挑前首相敦马哈迪辩论,已证明了自己是内阁部长中的“勇士”(Warrior)。

纳兹里认为,马华若要赢回华社支持,则它需要一个比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更强势的领导。“我不是马华党员,(但我认为)马华需要强势的华裔领袖。”
随着土著权威组织抨击上周三东铁计划动土礼沦为“中国活动”,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今日抨击土权为种族主义分子。纳兹里说,该活动上安排一些中文翻译或横幅,并不是问题。
亲巫统报章《前锋报》及《每日新闻》报道,土团党总裁马哈迪孙女奢华生活,遭斥不守媒体操守,惟纳兹里捍卫这两家媒体,更指只要财富来源正当,炫富并无不妥。酒店禁止员工戴头巾课题继续延烧,纳兹里挞伐相关酒店“违宪”,同时讥讽地质问,前线员工若裸露会否更好?“难道接待处(员工)裸露会比我们戴头巾更好?”
首相纳吉早前大阵仗欢迎前雪州大臣莫哈末泰益重返巫统,但巫统最高理事纳兹里却不懂泰益归巢后能够贡献什么。“我不知道,你要去问他。”
前首相马哈迪讥讽2020年大马旅游年标志“人猴难分”后,纳兹里反呛,就算是马哈迪当首相的年代,也曾使用人猿作为旅游年标志
纳兹里认为,吉兰丹尚未充分发挥成为旅游目的地的潜力,因此他发挥无限“创意”,建议把坟墓、猴子,甚至每年肆虐的水灾,变成旅游卖点。“例如在瓜拉吉赖,水灾就如同节庆一样。每次季候风到,我们就举行水灾庆祝,(这样一来)旅客就会到来。因为目前兴盛一种志愿服务(旅游),外国人来当义工,他们还会付钱。”
巫统宣传机器近日大肆渲染富豪郭鹤年资助行动党的指控,如今旅游部长兼巫统最高理事纳兹里更不客气地斥责郭鹤年为“反咬主子的狗”。根据《Perak Today》脸书专页的视频,他更挑战郭鹤年交出公民权,此生勿再返马,否则只在国外当“没种懦夫”。纳兹里在江沙召开记者会时,直接向郭鹤年呛声,挑战对方在来届大选上阵,而非匿藏海外,暗中金援行动党。“这像是喂狗,反被狗咬。若他要对抗(lawan),我们就来吧,看他多有钱能资助行动党对抗我们。郭鹤年,我们会与你一战。别以为你很有钱,地位很高,就很傲慢。你以为很厉害,就自己从政。别当懦夫,胆小鬼,资助行动党倒政府。”
各位看官,读完以上纳兹里言论,你觉得口不择言适合他吗?
打从他当官,还是当上巫青团长,他总是爱说是非言论,每一次的言语录都会有人觉得他蛮高調,爱以个人看法讲出心声。不然的话,他哪会得到林冠英的赞扬,对吗?
对于我行我素的他来说,比一些人好多了!至少每一次的谈话,或多或少都得到不同阵容人士的认同,尤其政敌的赞扬。
可日前的言论,就不懂欣赏他的政敌又要如何批评他呢?作为一个政客,就是要懂得不同的场合讲出独特看法,即使引起民众的注意,同时也赢得了民族的支持。
纳兹里啊,在巫统里头,应该就是你爱说话,也是唯一获得槟城政府赞扬,欣赏的政客。也许比比皆是同类,还是惺惺相惜啰!
摘录自  光华日报/王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