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他人的权利

在净选盟2.0举行的“通过投票箱改革”论坛上,演讲人对投废票和不投票运动进行了精彩的讨论。这场论坛是配合净选盟2.0展开的投票运动“Satukan Tenaga,KalahkanPenipuan”运动举行的。个人观察,在社交媒体掀起的在第14届大选中投废票运动开始发酵,连曾率领50万人走上街头的净选盟2.0也不得不出招,要重燃人民对大选的激情。在这场运动期间,我们会看到净选盟2.0走进全国各地的咖啡店与人民聚谈,还有分发传单,你身边的净选盟2.0支持者可能会给你打电话,鼓励你出来投票。

话说回头,论坛的演讲人前净选盟联合主席安美嘉、社会政治活动家玛丽娜马哈迪、行政研究与政治学教授埃德蒙特伦斯和学生社运分子珍瓦妮莎。在他们演讲的同时,我也收到新闻快讯,说投废票运动成员玛丽安李报警了。
理所当然,在论坛现场的参与者问演讲人,对玛丽安李遭受网络霸凌有什么看法。
安美嘉说,她知道玛丽安李遭受了很多辱骂,这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她也相信很对民间组织会就此发表声明。
她还是那句老话,“不管你是否同意这个人,但你可以文明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甚至不能反对一个人到辱骂他的地步。”
我当时在想,为什么一些马来西亚人就不能停止网络霸凌呢?安美嘉说,“这些人躲在社交媒体的帐号背后,才敢辱骂别人,当你要他们当着你的面骂你时,他们反而不那么容易做到。”
安美嘉说得有道理。在论坛上,有几个人勇敢站出来提问,问演讲人为什么自己要出来投票,投废票有什么错,难道人民只能投投投等等。说到激动之时,观众群里有人喊“闭嘴”,但没有继续骂下去,提问的人把问题说完了,也安静回到座位。整个论坛很和平、积极地在讨论投票的意义。
还在读书的大学生,也是青年团体“CHALLENGER”秘书长的珍瓦妮莎则说,投废票是你的权利,但不要破坏其他组织的努力。她说,试想一下,如果你正在努力搞运动鼓励大家登记为选民,然后有人说不想投票时,你会不会感到很沮丧?她觉得,当一个人觉得沮丧时,就会开始对对立的一方展开毒舌攻击。她觉得,一些投废票运动支持者或许就是这样被网络霸凌的。
除了玛丽安李报警的话题以外,有参与者问,为什么当这个国家的选区划分不均、选区划分不公、选民册缺陷如此明显时,我还要在大选时投票?
安美嘉反问,不投票对自己或国家有什么帮助?她说,在第13届大选,因为高达85%的投票率,反对党才能在一些选区上胜选,所以一个高投票率确实可以减少一些违规行为和作弊的影响。
能言善辩的她直接说,如果我国的选举是干净和公平的,那么选民不投票或投废票才有影响;但当我们的系统如此缺陷不堪时,你不投票/投废票,其实没人在乎。你要投废票或不想出去投票,可以,等到我们的选举干净和公平了才来做。
玛丽娜马哈迪则依然儒雅地说,如果人民也想要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结果,那就不出来投票吧。她那天说得很少,我不知她是不是在为当时在国家心脏中心接受治疗的父亲也是希盟主席的马哈迪担心。
在数十道提问中,有一个大学生提出一个很有争议性的论点。他说,投票是最弱的民主表达方式,并直接问主办单位,净选盟的下一场大集会几时举行。埃德蒙特伦斯很直接地说这完全是废话,多次选举都看到选票去向改变了政策、政治联盟、州政府也改朝换代。
与他年龄相仿的珍瓦妮莎则说,你尽可加入政党,但投票是基本的事情啊。
安美嘉则认为,其实投废票运动、不投票运动和投票运动都是站在同一边,都不是对立的一方,因为大家都不喜欢现在这个机制,只是方法有差异。
其实,投票的论点说了又说,现在只在于大家接受不接受。投票vs不投票/投废票?安美嘉有一句话说得很中肯,牛不喝水按不到牛头低,我们只能说服人们,行使投票权是至关重要的,但除了说服和尊重他人立场以外,我们不能做其他事情,更不能去做霸凌的事情。
摘录自  星洲日报 /万绮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