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再追击槟隧道丑闻 火箭离题抹黑转移视线

(真相网/程义)农历新年全民欢庆,各界“开工大吉”,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继续追问至今未获得槟州政府正面回覆的槟海底隧道丑闻,并要求槟首长林冠英解答这项涉及63亿令吉巨额工程的多项关键课题,向人民作出明确交代。

魏家祥紧追不舍直击丑闻核心,已令身为行动党秘书长的林冠英无从招架丶丑态百出。为此,行动党将魏家祥列为头号大敌,众领袖轮番上阵接发文告针对各项课题抹黑攻击魏家祥,企图令他应对不暇,藉此掩盖隧道丑闻。

先是行动党柔州宣传秘书兼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发文告,指控魏家祥接受中文报专访时说“如果土团党无法赢得多数议席,将会和巫统合组政府”,是恐吓华裔选民的说法。

接下来,林冠英召开记者会引述《星报》报导,指责魏家祥在新春期间撒谎说林冠英会上阵柔州亚依淡国席。事实上,只有《星报》一家媒体错误报道魏家祥针对行动党欲派出强人竞选亚依淡国席提问的回应,该报事後已作出澄清。

林冠英不回应隧道丑闻,却藉着一句错误报导大作文章,甚至嘲讽魏家祥只是马华的“老二”,要藉着他来抬高自己。

魏家祥要藉着林冠英来“博出位”?对於如此自大自负和目中无人的言论,魏家祥回敬一句:“狗眼看人低”!

随後行动党柔州主席兼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发文告,指责马华滥用政府资源,将政府拨款兴建的亚依淡志愿消拯队会所作为马华志工团(CRSM)办事处,有公器私用之嫌。

魏家祥回应说,马华志工团只是一个以“ 马华” 为名的志工团,并非马华党产,不存在所谓“公器私用”的问题。这个当地各族同胞组成的非政府组织,於2006年发生大水灾时成立,志愿组成的义消队为村民救火抓蛇,与马华毫无关系。

事实上,刘镇东根本是明知故问,在鸡蛋里挑骨头为林冠英转移视线。

面对火箭领袖“围剿”及转移焦点,魏家祥咬定青山不放松,再次通过网络直播提出质疑:63亿令吉槟州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计划只是一场精心布局的骗局,为的是让一些本地利益集团,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可能获取最多的州政府土地?

他形容,项目合约确实存在许多不平等条款,侵犯槟城子民的利益,马华不能坐视不理,而会义无反顾揭发当中的问题,以步步逼近真相。

魏家祥说,他已提出种种质问超过一星期,林冠英巧妙又狡猾的选择避而不答,教人大失所望。

直到现在为止,林冠英始终无法明确答复和交代,隧道和三大道项目工程的主要承包商中国铁建,从2013年签署工程总承包合约,至今只获得占可行性报告合约总值区区5%或300万令吉的付款,以致中铁建无法继续进行相关工作。

魏家祥指出,得标的特殊项目公司(SPV)股东阵容已面目全非,尤其中国铁建和北京城建确定不在股东之列,财力和技术能力大不如前。此外,当初另一个股东Sri Tinggi已消失,Juteras公司也在清盘中,即将不再是股东。

他说,SPV仅有保留的原股东Zenith Construction,则是在工程招标预审阶段前82天才注册设立,缴足资本只有30万令吉,却主导着整个项目,这反映出槟州政府把价值63亿4000万令吉的工程,颁布给完全不符合州政府本身规定3亿8100万令吉最低财力要求的新公司。

此外,中铁建所获颁的详细设计报告合约价值只是2200万美元(当年约为6900万令吉),但隧道与三大道详细设计报告总要价2亿5370万令吉,还有1亿8470万令吉到底是进了谁的口袋?

魏家祥也追问,林冠英从未正面解释,为什麽20公里的三条道路造价是20亿令吉,却需要花费2亿875万令吉来做可行性报告,其中一条造价3亿7700万令吉的10.5公里大道,报告费竟高达1.2亿令吉?

相对於更复杂的35亿令吉海底隧道工程,报告费为何只要价9624万令吉?

种种迹像已显示,隧道和三道路项目根本是一场精心布局,以让利益集团在最短的时间获取最多的州政府土地。

林冠英一人偷吃,火箭领袖全跟着闪避掩饰,隧道丑闻爆发超过一个月,没有人敢明确交代这些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