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略家阿兹敏

希盟议席分配的谈判,在国会选区层面,由前首相、希盟主席马哈迪一手主导和运筹。有老马这位高明的操盘手居中协调,希盟国席分配的进行可说顺利无碍,虽然各党议席分配的比例引起外界一些质疑的声音,但各党之间显然已形成稳定共识。

在各州属的州议席分配方面,希盟也没有面对太大的阻碍。只有在雪兰莪,议席分配的谈判却暗流汹涌。因为在雪州,也有一位高明的操盘手──雪州大臣、雪州希盟主席、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
高手遇高手,强强过招,不可能不起波澜。马哈迪和阿兹敏当然并没有公开地正面冲突,但马哈迪在希盟里强势主导的影响力,似乎在雪州止步,而必须让位于阿兹敏的领导。
由于希盟在雪州的议席分配风波不断,使马哈迪不得不宣布设立特别委员会,专责处理州议席的谈判。但是这个特别委员会的建议,被阿兹敏和公正党所否决。到底要在哪个平台讨论议席的分配,正是公正党与盟党之间的分歧点之一。
公正党主张,州议席的分配应在雪州希盟现有的选举委员会里讨论。但行动党、团结党和诚信党则要求成立一个由不同成员,尤其是更高层和有实权的州级领袖所组成的委员会,来讨论议席分配。
排除了讨论平台的分歧,雪州希盟的第二道分歧就是议席的分配本身。雪州希盟早前召开的会议原本决定,现有盟党所赢得的31个州席将继续由原党上阵,即行动党15席、公正党14席、诚信党2席。而余下的25个州席,希盟已对其中4个州席作了决定。土团党却随即声称拒绝承认有关决定。不过,土团党较后也同意重新回到谈判桌
然而,隐藏在这些分歧背后的博弈,恐怕才是雪州希盟议席分配进程的最关键障碍。这场隐藏博弈的形态是,公正党要在雪州壮大和巩固本身领导地位,以及其余盟党的应对。雪州政权虽由公正党主导,但在民联时期,公正党州议席由于少于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导致公正党的领导地位一直或多或少受到两党的制肘。
在伊斯兰党脱离在野党阵线后,正是公正党争取在原本由伊斯兰党上阵的州议席的大好机会,以扩大本身的州议员人数,进而巩固本身在雪州的领导地位。一如行动党在槟州政府所拥有的完全主导的地位。
使情况更为复杂和吊诡的是,雪州公正党在雪州政权的壮大和巩固,往往等同于或至少被解读为阿兹敏本身及其派系的壮大和巩固。这不能不招来公正党内部份人士的疑忌,因为相较于实权领袖安华和党主席旺阿兹莎,作为雪州大臣的阿兹敏才是党内掌握最大实质权力和资源的人。
继安华和旺阿兹莎之后,公正党内被看好能晋升为次世代接班人的中生代领袖,最特出者包括阿兹敏、努鲁依莎和拉菲兹。三人各具本身特色,但在理念和风格上努鲁依莎和拉菲兹较为接近,而阿兹敏则是务实政治的代表人物,具备相对高超的政治谋略和手腕
早前希盟宣布马哈迪和旺阿兹莎为正副首相人选后,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独排众议,认为由阿兹敏和土团党署理主席慕克力成为希盟正副首相人选更为恰当。若土团党在来届大选得以打下根基,则未来的希盟共主人选将是阿兹敏与慕克力之争。
被公正党称为“加影行动”的加影补选,阿兹敏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受委雪州大臣,成为最后的胜利者,乃是他的经典之作。
以近期的州议席分配摩擦为例,诚信党、土团党和行动党都分别与阿兹敏出现程度不一的龃龉,但阿兹敏始终沉稳以对,应付自如。比起槟州首长林冠英回应海底隧道课题的表现,两位州级首长的水平高下立判。
摘录自  星洲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