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行动党与马华

最近政坛真的很热闹。

一个位高权重,是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兼首相署部长,一个主政一方,是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席部长,两员同疮为华社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如今却似市井小民般开骂,恶言恶语到互揭伤疤,骂词有趣用语逗人,由卑鄙无耻再到缩头乌龟,让人大开眼界之余,也倍感亲切。
原来大人物骂起架来,与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并无两样,样也会红了眼赤了脸。
魏大人咬住槟州还未正式开工的海底隧道课题不放,言词锋利咄咄逼人,把个林首长急得心粗气浮跳脚不己,唯有见招拆招步步为营,在左支右绌中,挑起了永平独中的7万5000令吉拨款,恨得魏大人咬牙切齿急赤白脸,且又无可奈何。
其实,不管是海底隧道课题或永平独中拨款,说白了,都是因为大选欲来而催生的话题,进而演变为争执,再加上旁人推波助澜和故入人罪,才形成了两人骑虎难下之势。
说真的,若不是如此,我们还见不着大人物们真性情的一面。
坊间有人担心,行动党的崛起,将会导致马华的没落,所以要行动党做好取代马华工作的准备,放眼东西马全国13州,大大小小上上下下数以千计的官位,行动党是否有足夠人员接手?接手后又是否能夠胜任?在发出“剿灭马华”喊话的当下,行动党应该要有承担后果的心理。
然而,也有人嗤之以鼻,认为这是杞人忧天,毕竟能不能成功改朝换代,现在还言之过早,就算真的能改朝换代,行动党也不可能取代马华,因为两个政党的政治理念,属于两个完全不同路线,行动党由始至终都坚持着“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再说了,希联的结构与行政完全不同于国阵,两者之间南辕北辙,若然希联真的能夠执政中央,如何安排官位,相信希联内部自有一番打算,至少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与协商,但相信,行动党不会完全接手马华的官位。
至于马华会否因此而没落,那就更加不可能,至少马华肩上扛着的是民族大旗,无论如何都有它的市场,就算只是民族情意结,也足夠让马华的政治生命延续下去。
马华不同于民政党,民政党势力偏重一方,全国势力根基单薄,在国阵里形象与马华重叠,但又没有马华的纯粹,假设这届大选,依然无法突破困境,恐怕前景堪忧。所以,基本上,马华是不可能会因此而沦落成了蚊子党,更不会消失于我国政坛。
毕竟巫统想要重回中央,还得借力马华。
更重要的是,目前马华只是受了池鱼之殃,选民将对巫统的不满,尽数发泄在马华身上,导致马华躺着也会中枪。当然,马华当下的领导层不得人缘,也是个因素。还有,抓不到选民的心思,也是造成马华眼下危机的一个主因。
还有人担心,万一改朝换代以后,行动党最终也走上马华老路,与人民百姓越行越远,这样的结果,改不改朝,換不换代,根本没有差异。坦白说,这担心的确有些道理,只是忘了一个关键,选民居然可以将希联推上台,倘若希联或行动党变了质,选民同样也能把希联拉下台!
政治其实是种互相利用的游戏,当政客利用百姓上位的时候,百姓何曾不能反利用回政客?正如我们接受得了国阵60年的风风雨雨,为什么不让希联一个5年机会?
至少在这5年里,国阵要夺回江山,肯定会尽其所能的监督希联政府,情况就如今天的槟州与雪州,君不见,国阵是如何努力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
摘录自  光华日报/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