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你,鬼也是你

槟州政府高官呼吁选民不要投废票,还说,若有不满请向火箭诉苦。高官愿意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准备聆听选民心声,选民当然是,举手举脚,欢呼叫好。

咦,不对……因为在不久前,也是这位官,在一场活动上说,反对建海底隧道者,都不是人。

但反对的定义是什么?

一般人的认知,所谓反对,就是一开口就直接了当表明不同立场,如“我反对政府进行这项计划”。

那如果不反对计划,不过却对计划存有疑虑而提出疑问呢?一般人的认知是,这是寻求执政者给予解答。

如果执政者解释了,民众还是不断对计划提出疑问呢?一般人的认知依旧是,寻求执政者给予解答。

特别是当一项计划,涉及到改变环境生态而影响到民众生活层面时,执政者更有责任针对每一项被挑出的疑问,作出解释。

是反对党的领袖教会了很多人,若对政府有疑问,就要提出来,因为政府须要被监督,以防止绝对权力带来绝对腐败。

不过,这个论调在反对党执政槟州10年后,变了调。

以前还是反对党时,可以天天召开记者会,要求国阵针对涉及征路的槟岛外环公路计划作出解释;当上政府后,却大骂要求政府关注山坡发展计划的非政府组织反政府。

以前是反对党时,可以在发生水灾时怒轰国阵治水不力;当上政府后,被指责治水不力时,就怒骂指责者居心不良。

然后慢慢“进化”到大骂不同意见者不是人,是“僵尸”,因为有眼睛看不到、有耳朵听不到槟城的变化。

有疑问也不能质疑?

现在又看到高官指责反对海底隧道者不是人后,还有多少人,特别是只对海底隧道风波存有疑问而非反对此计划者,敢当面对高官,或者弱弱地向高官的政党,提出心中疑问?

以非政府组织身分出任槟岛市议员的邱思妮,曾在槟岛市政厅常月会议上说,身为市议员,她尝试辩论有关兴建道路、房屋密度和山坡发展等课题时,却被告知,相关计划及指南已在槟州策划委员会上通过,不能被质疑。

市议员有疑问也不能质疑政府的政策 ,只能“哦”;看到高官大骂不支持海底隧道者不是人,旁边者只能“啊”;看到响应废票运动而惨被网络霸凌的巫裔女子下场,很多沉默一族只能瞪大双眼“哇”。

现在高官告诉想要投废票的人,有不满请向火箭投诉,会有多少人用手捂住嘴巴,作出一个“Opps”?

摘录自 中国报/吴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