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连州议会都骗,千王之王当之无愧!

林冠英与其说我是政治老千,倒不如说他已经人格分裂到忘我境界,又或者他的千术已经出神入化,可以不惜一切的“欺世盗名”。

我原本很不明白,为何林冠英如此的厚颜无耻,肆无忌惮的撒野说谎,甚至在证据确凿下还能理直气壮的自圆其说,再面不改色的转移焦点,如此忘我的境界,不可不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直到我再发现另一个证明林冠英混淆中国铁建身份的证据,我唯有无奈的被迫接受,因为当他连庄严的州议会都照骗不误,完全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一直都很相信他,更容易被他蒙蔽的老百姓?
2013年11月29日,林冠英以首席部长身份在槟州议会提呈2014年度槟城财政预算案,在槟州议会官网的中文版预算案第十点提到,已经跟包括中国铁建和北京城建的Consortium Zenith BUCG私人有限公司签署初步协议。
在国语版预算案原文中,他同样在第七页提到这一点,也说到槟州政府跟特殊项目公司签署协议,身在其中的包括了中国铁建和北京城建
林冠英在2月6日的记者会,挑战大家出示证据证明他曾经说过中国铁建是股东,还扬言本身不曾说过,反指责马华一直坚持错误,更大言不惭地说,如果他有说过一定会承认错误;我同一天下午即刻出示证明,2013年3月16日到31日的《珍珠快讯》,他在给槟州人民公开信里面提到,合约颁布给包括中国铁建在内的五家公司组成的特殊项目公司,更在分析特殊项目公司架构中,包含中国铁建在内,才有当时宣称的缴足资本45亿令吉。林冠英在同年3月和4月也四度提到45亿令吉缴足资本一事。
隔天,林冠英再发声明,指我出示的证据是在正式签署协议,也就是2013年10月6日之前的,当时还没有他所谓的“三方协定”,因此,应该以签署协议后的谈话做准,在这之前的都不可以做准,意即此前的谈话全不算数。
我这回出示2013年11月29日的证据,也就是在协议签订并盖上印花后的一个月,他自己在州议会的谈话,以及上载到州议会官网的中文版内容,清楚显示跟他在2013年3月16日-31日版的《珍珠快讯》前后相呼应,证明这就是他在2013年所一直表达的。林冠英之前故意区分签署协议前后的谈话,显然的,又是老千在自圆其说继续行骗的伎俩。
这份财政预算案,证明他非但在今时今日还要欺骗大众,也反映出他当年欺骗、误导和混淆州议会,因为“组成公司”指的就是股东之一,也是公司的一员。
再者,林冠英自己迟至2018年1月才出示的协议内容,也清楚的告诉我们,该协议的正式签署方是介于槟州政府和特殊项目公司的四家组成公司,组成者里面并没有中国铁建,那么他在州议会所说的“槟州政府和包括中国铁建和北京城建组成的公司签署协议”,根本就是谎话连篇、一派胡言,因为中国铁建不是初步协议的正式签署方,该协议已经注明是槟州政府和特殊项目公司之间签署的。
错误活生生的摆在眼前,但我相信林冠英还是会一贯的找借口转变,他根本就无意道歉和承认错误,尤其一旦他承认错误,就会使到他的千术破功,大大打击人们的信任度。2013年,他浑身解数的大施千术,刻意混淆中国铁建的身份,正是大选来临之际,如今他重施故技,而且面对确凿证据都还要生硬的“瞎掰”,也正好是大选即将到来之际,他又怎可能允许人们醒觉,坏了他夺取中央政权,到中央政府对全国人民耍赖撒野的大计?
欺世盗名是林冠英实现政治野心唯一的手段,毕竟,他挟着人民的普遍信任,拥有本钱可毫无保留的大施千术欺瞒人们。他必须不断转变,以一个谎言掩盖一个谎言,不断自圆其说、扭曲事实,哪怕手法再粗糙生硬也要让人觉得顺理成章,唯有这样,他才可以让大家继续感觉良好的处在其设下的圈套中。
当他一会说我是“老千”,在槟城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项目上不断说谎,一会又说槟州政府都已经证明我错了,我还依然故我的时候,他显然在偷龙转凤,因为我没有坚持中国铁建是得标的特殊项目公司(SPV)股东,我坚持的是林冠英曾经多次释出中国铁建是股东的信息,以及让人觉得中国铁建就是股东。
至于林冠英,就只是一副齐集千门八将于一身的“千王之王”模样,从过去到现在对于中国铁建的角色,都一直有不同的说辞,彻头彻尾的就像是一名老千,不但一人分饰八个不一样功能的老千种类,还分饰从前和现在的他,千术堪称一绝!
马华没有林冠英那般千术高明,又不像他那么爱用甜言蜜语、迷惑人心;正所谓忠言逆耳,实事求是的态度总不比花言巧语来的讨喜。也因为这样,林冠英才敢于为所欲为的掩饰和欺瞒,至于马华,也只能坚持的查找证据,让老千无所遁形、丑态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