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利国家进程和形象

马哈迪担任首相的时候,曾经担任过他副手的慕沙希淡,嘉化峇峇和安华都无法顺利上位,可见他的疑心是多麽的重,即使让他稍微放心的阿都拉在担任首相之後,也难逃被他严厉批评的命运。

我国独立60年,其中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马哈迪所组成的政府管理之下度过,在他上位之前,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倾向於不计肤色,唯才是用的治国理念,但是他的想法受到当时巫统内部种族主义者的激烈反对,1969年大选发生的513种族暴乱事件正好让这些人找到了借口,东姑无奈被逼下台,而写信要求东姑下台的人,正是年轻的马哈迪。
513事件过後,国家推行新经济政策,这项以马来特权来消除马来人贫穷的政策造成种族对立,马哈迪在位22年,原本可以通过施政逐渐纠正此偏差,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看到他在这方面有进行任何的努力,相反的,我们只看到种族两极化变得更加严重,一方面马来人害怕失去拐杖,其他种族则因未获政府公平对待而感到不满。
司法独立是一个国家朝向富强的一个重要条件,原因是司法可以制衡滥权,一些政治人物因此对公正的司法制度恨之入骨。1988年,马哈迪在巫统党选中受到东姑拉沙里的强烈挑战,由於害怕失去江山,他展开了茅草行动,逮捕了包括林吉祥和卡巴星等国会议员,以方便他在国会通过修改宪法的法案。另一方面,为了取得在联邦法院对巫统有利的判决,他也不惜蹂躏我国司法制度,通过元首之手於1988年终止不受威逼利诱的敦沙烈阿巴斯的大法官职位,为政治干预司法立下了危险的先例。
民主制度讲究的是权力制衡,立法丶行政丶司法各司其职,这本来是完美的结合,但是当执政者被权力冲昏头脑,任意干预原本独立的机构的时候,它的民主体制实际上已名存实亡。
关於制衡,首相作为内阁部长之首,可说拥有最大的权力,最不应该管钱,以免造成滥权事情的发生,这就好比我们不让一头老虎去看守一块肉,以免老虎受不住诱惑的道理一样。遗憾的是,马哈迪当年不满时任财政部长的安华不听摆布,罢去他的财政部长职位之後就由自己来兼任,无形中又制造了一个滥权的环境,说得不好听,马来西亚今天发生的很多事,马哈迪是难辞其咎的。
总的来说,马哈迪在位已经够久,任何的政治抱负可说都应该施展过了,留下来做回锅首相,我认为他个人也许会创下世界上最年长首相的纪录,但是对国家的形象来说,我们的年轻人可被看成是颓废一族了!
摘录自  星洲日报 /李素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