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执政 大马会更好?

大选临近,希望联盟推出首相人选,更宣布了议席分配的进度。按照情况来看,此次的反对党联盟是马来西亚建国以来最强大的阵容之一。曾经担任22年首相的敦马哈迪医生被推举为希盟执政后的首相人选,也有曾经担任副首相的慕尤丁和吉打州州务大臣的慕克力在希盟阵容内,再配合槟城的首长林冠英及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

单是看这一个阵容,可以想象到强大的基本票作为后盾。如果希望联盟真的赢得第14届大选,马来西亚会进入一个什么情况和环境?这个问题值得大家深思,原因很简单,倘若不尝试想象,你将无法说服自己把票投给希盟。
马哈迪最近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只会在希盟执政后担任两年首相,然后就把首相职位交给人民公正党的实权领袖安华。马哈迪指出,希盟将协助安华获得国家元首特赦,然后让安华参与补选,再让安华成为国会议员,最后转让首相职位给安华。
按照以上说法,第14届大选后,一旦希望联盟执政,又会制造补选?整个行政权的掌控者属于一个过渡期?整个马来西亚也处于一个过渡期?这一切的不确定因素和不稳定走向是新政府的形象?
经济稳定成大隐忧
一个一个剖析,首先说一说政策稳定与经济发展的相互关系。政党轮替是民主自然现象,但作为第一次政党轮替的马来西亚会引起怎么样的影响?外资会否出现担忧情绪?经济会否出现负面影响?尤其这是一个摆明表示“只是过渡”的新执政党。这一切都让人不敢继续想象下去的元素。
政府政策的不稳定是外资考量的第一大忌,而马哈迪担任首相两年后再换首相,不确定因素又多一桩,这更是雪上加霜。
经济的稳定发展成为一大隐忧,这也是希盟必须在大选前提出来稳定人民忧虑的课题。过往的反对党只有口号没有实际的政策铺排和铺垫,曾经的执政者都是如今希盟的领导之一,这应该可以预测得到的,希盟应该要在这个问题上主动道出未来的方案是什么。
人民沦为政治工具
第二,政局走向与政治发展的相互关系。
希盟执政后,敦马哈迪再次担任首相,原有的一些反对党领袖会否坚持彻查他们多年指责马哈迪的罪状?还是会放过马哈迪?如果放弃这一切,这表示从马哈迪担任第四任首相开始,反对党的指责和满腔热血的改革都抵不过一句“一笑泯恩仇”。这样的政治发展是否健康?未来的政治发展是否一切以政党利益为重?这是值得深思的。
主张两线制的人最希望看到的是两个阵线互相制衡,一切以人民利益为重。但如今的演变却成了一切以政党利益为先,这样的政局走向是马来西亚人希望看到的吗?这也是希望联盟必须重点解释和安抚人民的问题。政局走向政党利益为依归,人民群众最后只是沦为政党的政治工具,这是马来西亚的悲哀。
因此希盟支持者必须清楚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斗争,而不是为了斗争而斗争。
安华任相3未知数
第三,过渡期后的首相移交权力。希盟能否从狱中“救”出安华是未知数,安华能不能获得国家元首的特赦是未知数,毕竟国家元首不是政党的工具任由摆布。安华出来后能否赢得补选也是一个未知数。姑且不谈这3个未知数,如果一切如希盟所说的顺利,土团党愿不愿意将首相一职拱手让人才是一个致命的未知数。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土团党可以为了议席问题大闹希盟大会,现在谈的是行政权的最高权力者职位,土团党会不会再次大闹一番?这一个疑问肯定被希盟否定,但是掌权后的土团党还会不会一起“共富贵”是一个政治现实问题。
所谓“共患难易,共富贵难”,如今大家同仇敌忾,并肩剑指天下;他日权力在握,资源丰富,同床共枕难同梦。过渡期后的希盟会否因权力利益而瓦解也值得我们思考。这些并不是凭空想象,可以直接从事实看到,希盟的公正党和行动党在执政槟城后就出现严重分歧,雪州的希盟至今依然是畸形发展,与伊斯兰党的复杂关系依然存在。如果执政联盟内讧,这无疑将大大影响马来西亚。
希盟执政后,到底能否为马来西亚带来更好发展?这个问题是最终的问题,希盟能否执政就要回答以上3个主要问题。人民希望看到有希望和有未来的国家发展走向,大选的选择题也是一样。
如果这些疑问得以解决,主张投废票的联盟自然自动瓦解。为何会有投废票的主张?因为人们不想再一次从两个烂苹果中选一个烂苹果了,人们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好苹果,哪怕被咬了一口。
摘录自  南洋商报 /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