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废票绝非“废人”

投废票其实并不等于抵制大选,看来也绝非意味放弃议会斗争,有关方面尤其是反对党阵营何须视之为“洪水勐兽”,加以妖魔化,持续挞伐。

从某个角度来看,主张或鼓吹投废票具有一定的正当性,而朝野理应对所谓“投废票运动”所传达的讯息冷静思考,正面回应。

无论如何,随着来届全国大选的跫音渐近而引起热议的“投废票运动”,显然有别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由左翼的劳工党所发动的抵制大选,尤其是在当年即使不再继续走议会斗争的道路,他们另有推翻联盟(国阵的前身)政权的不同选项。

回顾1964年全国大选,志在夺取政权的社阵(劳工党及人民党组成,再加上国民议会党加盟)因过度自信而低估印尼军事对抗大马对反对党阵营带来极为不利的形势(在竞选运动中,社阵被联盟诬指“通敌卖国”,选民一旦支持社阵等于支持印尼),结果蒙受重挫,顿使一些深感沮丧的左派分子对议会斗争丧失信心,据知事态的发展曾促使他们冒险前往印尼接受军事训练后分别从海空两路登陆西马半岛,以展开武装斗争,作为粉碎被指为“新殖民主义产物”的大马之不同选项。

由于左翼政治阵营尤其是因社阵解散而与人民党分道扬镳的劳工党不断受到联盟政权的残酷镇压,持续滥用内部安全法令对劳工党领袖、干部和党员展开大逮捕,劳工党遂指示该党各级议员总辞职,并决定抵制1969年全国大选及号召全国各族人民杯葛投票,意味该党从此放弃议会斗争,而转移至议会外的群众斗争;该届大选后不幸爆发“513种族暴乱”,据知因此逼使部分左派分子对议会斗争的希望彻底幻灭,而纷纷北上马泰边境走进森林,投身马来亚共产党所领导的武装斗争,以“暴力革命”作为推翻联盟政权的唯一选项。

相对当年劳工党乃至左派分子放弃议会斗争,若有选民于来届全国大选俨如抵制大选般不投票,还是自动自发地响应投废票,但在动机与本质上皆大不同,他们并未与议会民主及议会选举“切割”,尤其关键在于他们无意也不曾诉诸或涉及任何非宪制斗争的选项。

不投票或投废票绝不违法

儘管“有心人”恫言若鼓动他人不要投票、投废票皆属于违反法令的举动,可能招来牢狱之灾,如此“警告”实属无知,因为我国至今仍未立法强制国民必须投票,更何况选举法令没有列明投废票是违规行为。

对那些鼓吹投废票的“组织”或人士来说,他们或许认为议会选举不应被“窄化”为投票而已,不投票或投废票也属于合格选民履行公民责任的选择,不应被视为违反议会民主的精神,没有理由被指控消极、毫无建设性、发洩情绪甚至所谓破坏民主。

不认同或极度不满“投废票运动”的朝野政客,尤其是把鼓吹投废票标签为国阵阴谋的反对党支持者,可以提出更具说服力的论述以驳斥和批判投废票运动的主张,而无须对鼓吹及响应投废票者展开恶毒的诅咒、人身攻击及网上霸凌,可谓缺德至极。

倘若布城当权者有把握于来届全国大选后持续执政,而希望联盟自信这回将成功入主布城,那麽朝野何须对在他们心目中“不成气候”的投废票运动过度操心和顾虑呢?

即使“投废票运动”被指不理性,成事不足败事有馀,无助于改革,甚至可能阻挠在我国实现政党轮替与政治两线制,但他们的选择也应受到尊重。

庆幸的是,即使面对朝野的斗倒斗臭,“投废票运动”仍以压力集团的姿态挺住,敢于反映他们的意愿与诉求,他们绝对不是“废人”或“废柴”,反而让人肃然起敬。

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