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原来是很负能量的怪物政府 火箭诚信党集体乖离了核心价值

(真相网/陈伟国)国家诚信党沙罗州议员胡桑慕沙说,现在的伊党,已变成一个很可怕的“怪物”(Monster),特别是思维方式、从政风格、论述的逻辑、索取数据和事实的方式、还将外人视为拼尽全力都要绊倒的敌人。他强调“因此,这是很可怕的怪物。它乖离了我年轻时候认识的伊党。现在的伊党很负能量,它变得很神秘、令我觉得恐惧。”胡桑慕沙曾是丹州已故前大臣拿督聂阿兹的爱将,在加入国家诚信党之前,是伊党的副主席。

令人不解的是,国家诚信党也是雪州政府的一份子,而伊斯兰党这只很可怕的“怪物”也是雪州政府成员之一,为何胡桑慕沙不反对国家诚信党在雪州跟很可怕的很负能量“怪物”合作?雪州希盟怪物的核心价值是什么?
胡桑慕沙指“伊党已乖离了核心价值,这么久以来,没人遵循伊党思想。”到底伊党已经多久没有遵循伊党思想?是否伊党精神领袖拿督斯里聂阿兹已逝世后,伊党就没有遵循伊党思想?早已退居幕后的聂阿兹在2015年逝世,哈迪阿旺在2002年7月23日就已经是伊党主席,为何胡桑慕沙在哈迪阿旺领导期间,忠心耿耿跟随哈迪阿旺14年之久竟然没有发现伊党是很可怕的“怪物”,直到2016年被伊党开除党籍后,才后知后觉指责伊党是很可怕的“怪物”?
胡桑慕沙的诚信及核心价值是否有问题?胡桑慕沙担任伊斯蘭黨副主席时,其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若無其事的言行舉止,对任何大课题都没有明确立场,被认为是唯唯诺诺,不敢表态的软弱领袖,结果讓他付出了昂貴的代價,被开除党籍。根據吉蘭丹政治觀察者胡賽因伊德里斯表示,但胡桑慕沙的冷漠和超然態度並非所有的伊黨黨員可以接受。 當84歲的聶阿茲在2015年2月死於癌症后,胡桑慕沙被冷落了
許多吉蘭丹的領導人似乎無法忍受他的方式,他甚至被指責說批准太多的伐木准證。是伊党乖离了核心价值,还是胡桑慕沙乖离了该党的核心价值?众所周知,伊党的核心价值就是落实伊刑法,最终目标就是建立回教国,这也是聂阿兹的斗争目标,哈迪阿旺则继承了聂阿兹的遗志,今天的伊党,跟聂阿兹时代的伊党没有两样,伊党在308大选及505大选中被行动党包装为开明的政党,已经被证明是火箭一厢情愿的爱上伊党的选票,但后来伊党还是露出真面目,行动党眼见纸包不住火,才找下台阶跟伊党一哭二闹搞绝交。
乖离原则的是其实行动党,诚信党即使自诩开明。但其斗争目标却跟伊党没两样,那就是以斯斯兰的利益为斗争目标,殊途同归,有一天诚信党领袖胡桑慕沙解散诚信党,重回伊党也不出奇,因为这些以宗教为斗争目标的宗教极端分子,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为了各自的既得利益而权宜性分离,但骨子里一样是很可怕的怪物,而且很负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