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大过年

中文真的有趣。一个句子不同断句读法会产生不同的想像空间与理解意象。像以上这个标题,你既可以理解成“政治人物大事庆祝新年”,又或可诠释为“年节被政治化,新春气氛被政客们破坏”,端看你怎么解释,其实两者意思都没错,懂的人自能心领神会。

总之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春节,我们还逃得了大选与政治课题的疲劳轰炸吗?看来很难。
公正党日前推出“贰拾陆亿,发过吖吉”的红包封套,嘲讽意味浓厚,显然就是想借此唤回选民对26亿与一马丑闻那些已渐远去的记忆,让改朝换代的梦想继续保温。
这种手法有人认可,有人则不以为然。而我比较好奇的是:可有人真的会用上这封套包红包送给国阵支持者吗?若有,那请问这算是诚意祝福还是故意挑衅?
这年头政治无所不在也无孔不入。政党议员制作过年短片改编新年歌曲嘲讽政局政敌,借拜年顺便拜票拉票,这种骑劫节庆大日子以达政治目的的手法近10年以来屡见不鲜,人民已日感厌倦惟政客仍乐此不疲。
我们常自傲的说华人传统核心价值是“礼”,过年说好话讨吉利,亲友彼此间传递的无非就是一份情谊与尊重。而利用传统节庆与文化习俗来玩弄政治花招,贺卡红包春联生肖变成攻击政敌的工具,总让人有那么一点唐突的感觉。当年让我们暴跳如雷的“白包事件”记忆犹新,眼下那在代表祝福心意的红包上以创意之名,行揶揄之实的做法不知又该算是那种优良文化?
与此同时,有行动党国会议员基于农历新年前后往返东马机票高涨,因此呼吁选民新年暂不必回乡过节,等大选时才回乡投票。这番话立即引起敌对政党借题发挥,炮轰火箭议员满脑子想的只有选票,把游子归乡过年视为比不上选举重要。甚至马上就有网民改编狮城新春广告视频,无限上纲渲染“火箭叫人民不用回家过年”。
常年在外的游子最大及最卑微的心愿不外就是过年回家与家人团圆。坦白说,身为人民代议士提出返乡机票太贵的议题出发点没错,但自以为是不知轻重把伦理亲情与选票当等值交换筹码就让人摇头不已。而改编节庆视频攻击政敌者其实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手法同样拙劣不堪。
说到回乡班机,无独有偶,台湾当局最近就以M503航线敏感为由“不予核准”大陆航空公司共176班春节加班机,造成约5万名台商与台生受影响而高喊回家太难。
民进党政府说不核准航线主要是惩罚大陆的单方面决定,却被舆论嘲讽是“杀敌一百,自损三千”,真正遭殃被惩罚的反而是自己人。持平说,这件事处理手法粗糙,两岸其实都各有责任,但政治意识形态的斗争下,可怜老百姓首先成了牺牲品。
几番政党轮替,台湾的泛政治化情况已让许多民众厌恶绝顶,许多家庭成员间因政治立场而闹翻是平常事。而为了操弄本土意识,民进党的“去中国化”几乎已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话说在多年前,竟然连农历新年的英文贺词Happy Chinese New Year也改成Happy New Year。为了权力无所不用其极连撕裂社会与文化也在所不惜,这类愚昧政客在大马自也不在少数。
大选临近,除了国阵希盟的较劲,投废风潮也方兴未艾,看来这个年朋友间的聚会难免少不了各种政治论战。但你想想,过年本是温馨团聚的日子,却硬扯上政治,为了政治立场吵得不欢而散是多么不值与无谓的一件事。
古人说:政,正也。季康子向孔子问如何治理政事,孔子回答说:“政的意思就是端正。您带头端正,谁敢不端正呢?”。这让我想到潮州人惯用的祝贺语“新正如意”。新正即新年。而我们的新政是否真的能尽如人意?半年内就可知晓。初一到元宵,让锣鼓爆竹喧闹就好,朝野政客还是少来搅局散播负能量噪音,先让大家舒心好好过完这个年再吵吧!
摘录自  星洲日报 / 温华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