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理想.原则

政治如若只是一小撮人追逐权力、名利以及搬弄手段的游戏,对于政治,民众也就不得不更加的谨小慎微。玩弄政治权谋以及机心的政客,首先必须玩弄了民众,方可达至扳倒对手的最终目的。

拒绝政客的欺诈和摆弄,须是民众必先具备的能力。盲目的相信、情绪化的支持,无助于情理兼备的客观判断。如此,重复错误的选择也就成为了唯一的必然。重犯历史的错误,乃是读书识字的人莫大的耻辱方是。
马哈迪重返政坛,并被推举为所谓“过渡首相”的课题,实在是对道德以及操守的严重冲撞。目前窘境的形成,老马乃罪魁祸首,说次要,说忘掉,说老马确实已经真心悔悟的说辞,无非就是借种种理由掩饰缺乏理想和理念,丧失原则和立场,以及为急功近利,缺乏长远思维和规划,对于现状几近无能为力的软弱,找寻看似合理而强大的藉口。
一个由自认独裁者与形象不甚令人满意的前副首相所创立,以“土著团结”为名称的政党,其可信度和伊斯兰党相仿。伊斯兰党可以与国阵拥抱,撇下曾经一致的理想和原则于不顾,何以唯独土团党就可以幸免此恶性循环?
至如谓国家已经岌岌可危,不放手一搏,便无翻身之可能的言论,也实在不能令人信服。如果赌博是不良的嗜好,赌徒输光自己以及家人的幸福是可耻的,何以面对家国大事,难道民众也只能选择赌徒的心态和方式来解决问题?全民为了一小撮人而输了赌局,后果最终由全民承担,这是聪明人愚弄大众的算计。
一个政党如若目前尚未有足够的能力担当重任,她应该考量的是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巩固内部,扩大自身的影响力,稳健踏实的将必要的基础全面树立起来方是。浮夸好斗,弃事实于不顾,急切的想功成名就,虚假建立起来看似宏伟的大厦,最终必定倾倒。伊斯兰党与希盟的分道扬镳,早已经陈述了这个道理。
从民众的角度思之,目前看似没有出路的现状,民众其实也难逃其咎。如果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把自己教育的更好,也从来没有将子女养育成一个有理想和原则的人,对于品格和智慧、能力和担当,从来不是我们所关注的内容,现实不尽如人意,甚至只有越变越坏一途,这是早就可以预见的结局。
每每一到大选前夕,民众便喋喋不休的争论和辩论,平常时日却不见真实的去关注平实而重要的课题,并且一切从自身和家庭做起,试问未来如何能拥有给予众人希望的“人才”?人才不会从天贸然而降,这是极其浅显的道理。
举目环顾,人人高喊民主人权,个个高唱凯旋之歌,然而事实却是人类并没有真的比从前更加的进步与和平。否则,人间哪来这许多的争斗、丧乱、战争以及种种近于不可逆转的毁坏?
再多想一点:为何一定是二选一,坏中选坏?下场何以只能如此困窘?真的是别无他途,抑或只是危言耸听?
20年前安华必须依赖老马才有可能荣登首相宝座,20年以后仍然如此;20年前安华为老马所利用和玩弄,20年以后情况彻底雷同
其实,无须等到选举结束,老马就已经成功了。93岁高龄,仍愚弄着大家,他私下想必意气风发。对此,难道不也应该一并纳入民众的思考和判断中去?不管怎么样,反思反省须得先从个人做起,未来才有趋向善的可能性。躁动而惰慢的社会,想必以为这是肤浅而可笑的言论。
然而,笑着哭怕是谁也不愿见到的结局。
摘录自  星洲日报 /王德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