剿灭了马华 火箭会又忙又寂寞

日前“火箭一枝花”张念群高呼:要“剿灭马华,实现改朝换代,以完成历史使命”。许多局外人的第一个反应是:妄顾事实,大放厥词,借“改朝换代”之名以遂“拔眼中钉、除心腹大患”之实。其实,马华参选的37席就算你全拿下,剿灭了马华,你就真能“改得了朝,换得了代”吗?火箭既自诩是“多元种族”政党,真要“改朝换代”,何不向上阵120席的巫统下战书,到巫统大门前去大叫“剿灭巫统”?

因此,评论员许国伟问道:“剿灭了马华,火箭有本事取代马华吗?”张以勒则说:“行动党只会挑起华人的不满,但对华人的问题与命运,它也给不出比马华更好的解决方桉。”笔者一位想法“鬼马”的退休教授朋友则话中有话地指出:“火箭剿灭了马华,从此可要又忙碌,又寂寞了!”

他感慨万千地解释说,一直以来华社的奇难杂症,不论是教育问题、宗教纠葛、外劳申请,还是工商业争议、地方上大小的事务等等,全由马华、民政扛起重担,任劳任怨去解决,火箭只出“一把口”负任骂马华、民政。

华裔从政者须有情有义

一旦马华被剿灭了,民政也没有了,那时火箭可要代马华、民政去做一路来对奇难杂症“开方下药”的那些工作,能不忙吗?没有了“骂不还口”的马华、民政,要再找人来“骂”没有了对象,要找人来“酸”也没有了像样的对手,能不寂寞吗?

唐代诗人王昌龄在其名诗《出塞》中写道:“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一位马华老党员对张念群的叫嚣,义愤填膺地吟出:“但使百万党员一条心,岂容嚣张狂徒欺上门”的诗句。

中国中央电视台播映的《打狗棍》连续剧裡的戴天理,对汉奸那图鲁说:“做热河人要对得起国家、对得起老祖宗……有情有义的是人,无情无义的是畜牲!”笔者认为华裔从政者,身负捍卫华人权益的重任,也须有情有义,所言所行要对国家、对人民负责,对民族、对历史负责。

戴天理的儿子戴三斤则说:“汉奸怕小鬼子,小鬼子怕抗日英雄,这就是:硬的怕横的,横的怕骂不要命的。”鬼马朋友借此发挥说:“姓张的怕姓林的, 姓林的怕马来人!他们怎敢大声说要剿灭巫统呢?”

说到完成“历史使命”,当年马华协助争取百万华人成为公民,誓志与巫统、国大党联手争取国家独立,并决定与友族携手建国,分享政权,这算是完成“历史使命”吧!但“改朝换代”能完成什么“历史使命”?

倒是马华一旦被剿灭了,大马从此可就再也不会出现第二个“为华人而斗争”的马华,因为马华是“历史因缘”促成的,绝难再複製!

摘录自 中国报/王介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