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孝亲敬老运动”想起

记得1980年代初,李三春领导马华的时候,发起“孝亲敬老运动”。当时我还念小学,看到学校的老师也跟着队在新村里派宣传资料

“孝亲敬老”是中华文化里的要素。客观来看,“孝亲敬老”是社会相对封闭的传统价值观,与诸如饮水思源(感恩图报)、慎终追远等价值观是紧密相连的,是“时代的产物”,但我认为这些价值观更重要的价值,在于其所包涵的人性。
随着社会的现代化,“孝亲敬老”价值观越来越没有吸引力。马华当时“不务正业”,发起“孝亲敬老运动”对一些人来说是“逃避政治”。这样的看法,纯粹从政党的政治功能来看马华,也就马华在制定国家政策方面的影响。这是失之偏颇的。
马华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那就是其“社会功能”(举凡涉及华人社会特有问题,如中华文化、华文教育等等,它有发挥一些功能。而马华创立初期,并不是个政党):有些问题,从政治管道解决不了,就要从社会管道去处理。
比马华迟了17年成立的行动党,自我标榜纯粹是“政治性”的政党,“社会性”非常的弱。多年以来,行动党的宣传主轴是把马华的“政治性”与“社会性”混为一谈,迷惑华社。
换言之,就是把华人社会“政治化”,将马华及其领袖在政治上种种的不足,等同于马华不但不关注华人社会,还“出卖”华人的权益。很不幸的,很多马华党员及支持者,近十年竟然也相信火箭的说辞,任由火箭把华人社会“政治化”,对华人的“社会性”瑰宝却视而不见,甚至还要将之毁灭而后快。
看看历史,我们其实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马华在华社所发挥的社会功能。我想,要是马华这个时候在发起“孝亲敬老”或类似的运动,必定会受到火箭粉丝无情的攻击。
火箭要利用华人的政治属性,清洗华人的社会属性。讲一句火粉一听到就发飙抓狂的话:马华恰恰是因为它无法充分发挥其政治功能,没有一直专注在“公正平等”的政策,而通过非政治途径,才能守护华人社会的特征(这是马华的“社会功能”)。这是事实。
火箭摧毁华人社会篮子
听到张念群那一句“剿灭马华是历史使命”,让人不寒而栗。她可以不喜欢马华,也可抨击马华,但要剿灭马华,把马华当匪帮相提并论,等于是要废掉马华的社会功能。
说实在的,火箭向来都一直在消费消耗华人的社会资源,最大的“功劳”是让华社只从政治,而不是从社会的视角来看华人在马来西亚华社的“命根子”——温情脉脉的传统价值观的凝聚力。
我可以对马华当今领导有很多意见,但是如今回想起来,“孝亲敬老运动”之所以让我印象深刻,正是因为马华没有把华人前途全部放在政治篮子里。火箭声言要剿灭马华,是要把华人的前途全部都放在政治篮子里,摧毁华人的社会篮子——还没打倒巫统,华社之根就先被拔起。
马华党员能够坐视不理,任由火箭羞辱?
摘录自  南洋商报 /章龙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