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意忘形之代价

「剿灭」两个字,由经一名自詡民主改革者的口中说出来,的確让很多人惊讶。

惊讶的是,怎么这些充满恨意的词汇,会在一个文明的社会中被滥用,原以为那只是乱世的话语,或是影视作品中的对白,予文明的民主政治社会上,是极其少见的。
民选议员要有怎样的一个心理状態,才会说出这些话,民眾想必也很迷惑。莫非,为攫取政治利益,可以埋没同理心的境况下,不顾忌社会原则,不理会人民素养的基本,来做事吗?否则,怎会如斯鲁莽,在漠视民间观感,社会道义观念扭曲的情况下,如此「大言不惭」。
且不论,议员口中所谓的「剿灭马华是歷史使命」之说,到底意欲何为,惟张念群既为立法议员,如此莽撞,也不会在民眾心目中落得好印象,不可一世的態度,不利教育,也不符合社会道德標准。撇除政党支持者的意识形態,大家不妨看看「剿灭论」在游离选民眼中,究竟是载舟的水,还是覆舟的浪头,此事与民心思变有关係吗?答案是否定的。
搞政治要有底线
如不相信,请听听一些理性选民的声音,好好瞭解一下,政治戏码,还有市场吗?
「剿灭论」经媒体报道,民间,社媒的反应出奇冷淡,莫说激发情绪,就连丁点公民的涟漪也不著跡,那是,这样的一种讯息,看官大可自行寻找答案。
「剿灭论」引不起彷如308,505时的政治激情,不但透析出政治热潮不再,而且,也暗喻政客的夸张宣传作为,已被大部分人民看穿,讳莫如深的態度,是警告政客別再囂张的开始。
社交平台上,有小撮点评「剿灭论」网民也轻描淡写,说了一些发人深省的话,揶揄政客的本末倒置,情操的不堪,已是蔚然成风,而笔者对此也感同身受,並认为搞政治应该要有底线,就算不谈道德,也要顾及社会教育的底线,別把那一套「仇恨思想」展示在青涩的心灵前,以碍观瞻。
我国政治在308后,朝野攻防,尔虞我诈。对政敌耍手段,发冷箭,栽赃嫁祸,抹黑污蔑,对自己人,吹嘘拍马,投桃报李,包庇漂白
错失表现空间
政客如此作派,在政治场上,原是见怪不怪。笔者虽然厌恶,也不批评。然则,在「兵者诡道也」的定律跟前,政治手段齷齪,也是情理之事,予政客而言,权力是终极重点。
505过后,国內的政治氛围更不堪入目,掌握85%华裔选票,拥有38个国会议席(期间失掉2席),並执掌檳城政权,如此充满民眾期待的政党,本应凭藉既得资源好好表现,才正道;奈何,政客脑海的过热政治,凡事选举至上的做法,已掉失了好好表现的空间,乏善可陈的政绩,如何继续保著85%选票的光环。
所谓「事急马行田」,在支持率逐渐失落的当儿,高喊「剿灭论」,或是政党保温政策,惟不假思索的脱轨言论,又是否真的取得效果。
虽然,剿灭论流传开后,並没有引发坊间异议者的谴责。正因如此,倡导此论述者的政党,才不能不正视。「目中无人,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是否成为该党负面的印象,若然不是,怎么一丁点的异议言论也欠奉。暴风雨前夕的寧静,或许就是得意忘形后需要付出代价的提示。
摘录自  东方日报  /李的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