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废票不如摆脱两党制僵局

最近掀起热议的投废票运动,我认为已引起一些方面的误解。最关键的,投废票不代表不投票,那是两码子的事。

该运动其实仍然鼓励大家履行选民义务,身体力行到投票中心投票。
只是,在划票时故意投废票,以表达对朝野双方政党的失望和厌倦。
当然,投废票本身也并非新鲜事。在历届大选,一直以来都有废票的出现。之所以如此,我们才有计票员制度,让各方候选人得以有代表把关,在计票过程针对每张选票有效与否作出鉴定。
而究竟哪种选票会是无效的废票?选委会一直都有相关的详细指南,最常见的包括划票的笔迹划到两个或以上候选人的格子、在票根涂鸦写字、或票根被撕毁等。
当然,上述运动跟一般废票的最大差别可能在于,后者大部份都是无心之过所造成,而前者却有着非常明显和特意的动机。
因此,若从宏观的角度而言,类似意图传达特定讯息的投废票运动,依然比那些窝在家里连票也不投的合格选民,甚至那些尚未登记为选民的国民,尽上了更多的选民责任。事实上,在我国不投票者和未登记为选民者的人数绝不在少数。即便在上届505大选的投票率顶峰,仍然有大约15%选民没出来投票。至于还未登记为选民的符合资格国民,有350万人。
所以,对于那些大力谴责或鞭挞投废票运动,甚至为他们扣上破坏民主选举帽子的各方领袖。他们是否也立场一致,把同一把尺放在那些根本还未登记为选民或不出来投票的人士?还有更关键的,有否从制度上作出改革,以提高国民的投票率?
要如何改革?
其中一个最片面和直接的做法,当然是效仿新加坡或澳洲等少数国家,实行强制投票制。但我必需强调的是,即便类似国家的举措真的有助于大大提高国民的投票率,但却仍然无法进一步做到杜绝选民投废票。原因再简单不过,投票的大前提始终是建立在机密和自愿的基础上。而这也是现代民主选举的关键精神所在。
倘若要做到连选民有否投废票也要管,那有关选举制度的民主基础肯定已荡然无存。所以,我认为更务实的制度改革,顶多是间接地朝向提高国民投票的便利性和意义的方向,包括考虑自动登记选民,和避免各选区选民人数的严重失衡。而除了制度改革以外,另一关键在于政治文化。而这也是上述投废票运动的根本问题所在。
根据一些发起人的说法,他们推动该运动的导火线在于对希盟所推出的马旺配感到失望,进而决定两边都不投,反正就是认为朝野两党都一样烂!此主张显示大马已逐渐进入两党制年代。这批选民的投票倾向,首先主要以政党为依归,其次则聚焦于国阵和希盟两大阵线的比较。
无可否认,这种以两党制为主的趋势,同样出现在许多奉行民主制的西方国家,由两个势均力敌的政党,通过选举竞争相互取得议会多数和政权。但就像资本主义逻辑一样,在一个健全的民主社会里头,选民的投票趋向未必成天只有非此则彼两大选项如此单调。反之,在特殊情况和时机,为何不走出这两党制的框框,考虑更多的层面包括候选人的素质和主张、第三势力的崛起、年轻人的潜能和地方上的建设等,以趁机进行更长远和多元的选票投资,让我国的民主天空更为百花齐放?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吴建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