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天走着走着就散了?

霹雳州首次变天后,还没来得及为州内华人新村村民送上永久地契,就因为有政治青蛙,民联州政府就在短短10个月内宣告瓦解。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在25年的从政生涯里,就被警察捉了11次,让他哀叹天理何在。

最近不但是天气冷、经济冷,而且大选反风也冷了。希望联盟的座谈会,比起以往,出席人数已经没有那么多。多数人心灰意冷,投废票的误导性思维在网络发酵,希望联盟领袖似乎无能为力,让选民看不到希望。假若说看马华和民政的话,只能说他们的政治生涯应该只剩下一里路,大选后,就算变天不成,他们也极有可能会在国内的政坛里“去了西天”。
在马来海啸只欠东风之际,老马和安华上演相遇相拥、相互猜测怀疑的吊诡政治大合作戏码,让希望联盟支持者一边微笑一边流泪,因为老马和安华的合作除了为希望联盟执政带来更多的筹码,同时也带来更大的政治风险。
历经308和505大选,期待变天的选民,对那些“救国宣言”激情有种莫大的陌生感,只因为伊党和巫统眉来眼去,让听信行动党而把票投给伊党的选民感觉被利用。原本行动党以为选民不会责怪他们,怎知希望联盟的各族支持者在最近几年的“救国运动”里,出席率越来越低,仿佛希望联盟无法为人民带来希望。
国内有些多少沉冤待雪的案件,选民想着想着就忘了,才会让从未败过的执政党有执政千年的大梦。可惜,改朝换代的美梦做着做着就醒了,因为连敢怒敢言的倪可敏都会在乡亲父老面前表示,如果在来届大选还是打不倒国阵,他会认真考虑退隐江湖。
有些人会认为倪可敏说出归隐之言是泄气的,又或者是想证明他和我们一样,喜欢高唱我们不一样,又或者是鼓吹变天一鼓作气的选举策略。随着霹雳州内的华裔往外迁移的人数逐年增加,目前州内剩下的华裔选民,才发现从前对变天是太天真的想法,可是心里还是想着变天,偏偏现实又那么残忍。
有多少朝野领袖不懂的不快乐,选民就对变天希望有多少无能为力的不舍。期待希望联盟能够从目前“改朝换代,梦想不再”的困局中走出来,否则,在经历那么多次大选的伤痕累累后,选民以为认真就会输,选民久而久之就会对国家大事看着看着就淡了。希冀希望联盟别让变天的力量走着走着就散了。
摘录自  光华日报/吴嘉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