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的人生

先说个激励故事:“1925年7月10日,一个印裔移民后代的小孩出生在北马一户贫穷人家,他自幼勤奋好学,小学就能说得一口流利英语。日据时期因学校关闭,他被迫卖咖啡及炸香蕉糕。战后继续求学,以高分中学毕业,到新加坡爱德华七世医药学院学医。毕业后在政府医院服务一段时间回乡自设诊所行医;再后来参与政治,几经政海浮沉,终于当上了权倾一时的国家领导人,长达22年……。”这人是谁?哈哈,没错,你大概猜到了,他就是弃医从政的马哈迪。

说这段故事特意把老马摆上台并无他意,无非想说明一件事,这世上不务正业,学非所用的人何其多,老马本身俨然就是其中代表人物。马哈迪日前发表“大专生卖椰浆饭及开优步因政府失败”言论引起国阵部长们群起反驳,指他不了解年轻人,更认为他羞辱椰浆饭小贩及优步司机。
老马后来澄清原意是指国家经济政策失败,导致拥有专业知识的国民,被迫当小贩及司机谋生。说实话,我无意替国阵政府粉饰施政缺失,也不排除马哈迪说的可能是局部事实,但除非能把具专业资格大专生失业而被迫屈就他业的数据清楚摊开,否则以偏概全认为大专生开优步当小贩即是政策失败,并将这笔账算在政府头上的确有失公允。
不讳言,我国“教育普及,素质低落”的教育政策确实制造了许多高不成低不就的大专生。然而,即便是优秀的大专生,基于个人志向与生涯规划等复杂因素,无法在本科专业坚持下去并以之谋生立业者事实上也大有人在。须知人尽其才终究只是一个理想,恐怕没有一个政府敢保证其大专毕业生都按本科系专业发挥所长。
除了因收入不够必须兼职者,造成高学历从事低技术含量工作的原因很多,政经环境固然有影响但不会是绝对因素。如果按老马的逻辑,国家经济政策导致大专生机会流失只能当小贩或司机,那我们能否说拥有医生专业资格的老马投身政治也是当时政府政策的失败? 或他敢说本身主政时没有大学生当小贩的情况发生?
老马的这番话让我想起5年前,台湾台中就有一名法律博士生放弃月薪台币6万多元的助教工作,回家乡卖鸡排。当年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对此也不以为然,认为炸鸡排国高中学历就可做到,不需要花了百万台币学费念到博士去卖鸡排,批评这简直是浪费资源,并提出应该课征“教育资源浪费税”。
尽管在外人看来是大材小用,但这名鸡排博士最后以他的博士头脑开了3家分店与4家加盟店生意越做越大,总算堵住了一堆酸民悠悠之口。也许你会说这只是个案。但环顾四周,不难发现身边其实不乏许多类似的例子──念中文系的当了保险经纪、念法律的开了餐厅、工程师放弃高薪务农、医生转行做艺人、顶尖大学生当上职业运动员,甚至博士生选择出家等等。而那些我们所熟悉的名人如罗大佑、陈奕迅、林志玲等,当我们翻开他们亮眼的学历,是该觉得失败浪费还是赞赏呢?
人生图谱繁复曲折,一个人的成就没有既定方程式,也绝不是高学历等于高成就,或低学历等于低成就的直接因果关系。人生剧本往往会有脱序演出,对大部分人来说,学非所用也许才是常态。
大学里训练的除了专业知识外,更重要的是培养眼界、胆识、勇气与自律等正面的人格特质。一张学术文凭不是饭碗的保证书,加上残酷的现实世界变化太快,甚至你现在决定读哪科和毕业后干哪行已不完全由你说了算。 AI时代的来临,人类工作将大量被机器人取代,许多科系念了恐怕到时还不见得能派上用场。
相较以前,现代的年轻人显然更不愿拘束于固有行业,选择跨科系就业或转换跑道,因此而打开一片属于自己天空者比比皆是。
每个人的人生从来就不是一条直路。各种在岔路上的抉择都会导向不同的际遇机缘;行行出状元,医生既然可以成为首相,大专生从事本科以外的行业,创造出自己的事业王国又有什么不可能
摘录自  星洲日报 /温华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