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强烈反对婚姻法修案88A条文 马哈迪及旺姐应表态支持还是反对?

(真相网/陈伟国)随着联邦法院五司昨天一致裁决,孩子改教须获父母双方同意后,禁止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婚姻法修正案第88A条文,似乎又有了复活契机。不过,伊党宣传主任纳斯鲁丁在今天文告力促政府,勿向国会提呈婚姻法修案88A条文,否则即挑战穆斯林耐心。

希盟总裁马哈迪及扬言取代国阵的希盟,又对这持婚姻法修案88A条文持有什么立场? 伊党宣传主任纳斯鲁丁指 挑战穆斯林耐心的说法?否则为何不见希盟那些所谓的开明穆斯林领袖站出来表态?
马哈迪及旺阿兹莎为何不见站出来保证希盟执政后,一定会在百日新政中,落实婚姻法修正案第88A条文的修正?希盟的穆斯林领袖如旺阿兹、安华及末沙布,到底是真的支持修改婚姻法修案88A条文,让孩子改教须获父母双方同意,还是假惺惺支持?
若希盟拒绝向人民做出承诺执政后马上着手修改婚姻法修案88A条文,希盟与伊斯兰党有什么不同?还有什么资格谈救国及政治改革?
2016年,玻璃市州政府提呈伊斯兰行政法案(玻璃市)修正,包括修正第117(b)条文马来文版本,即“父亲和母亲”(ibu dan bapa)改作“父亲或母亲”(ibu atau bapa)。法案修正获通过后可能衍生的问题,就是父亲或母亲可以不必得到另一半的同意,单方面替未成年子女改教。当时,马华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指出,玻璃市州政府的修法是故意与中央政府的婚姻法修正作对,是一项破坏性行为,相关修法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被提呈至州议会表决。
在玻州议会对修法表决时,公正党州议员曾敏凯投下反对票,而马华州议员许福光则选择离席放弃投票,被诠释为弃权,成为众矢之的,不仅被民众挞伐,连党内也骂声一片。马华既然一贯强调本身维护非穆斯林、反对国家走向伊斯兰化的立场,在议会里的表现不符舆论期望,被大众挞伐乃是必须承受的结果。
但问题的重点在于曾敏凯提出的论点,那就是“能反对这次玻璃市修法的只有穆斯林议员”,穆斯林州议员,包括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州议员,都投了支持票。玻璃市州议会共15名州议员,穆斯林州议员占13名,非穆斯林只有2名,也就是许福光和曾敏凯2人。如果玻璃市有公正党、土团党及诚信党的穆斯林议员,他们能反对吗?
希盟如今也扬言夺下玻璃市政权,希盟是否应该向人民保证,执政玻璃市后就马上废除上述“故意与中央政府的婚姻法修正作对”的伊斯兰行政法案(玻璃市)修正法案?
如果希盟的穆斯林领袖无法向人民保证他们跟伊斯兰党不一样,那么即使希盟入主布城,希盟的穆斯利议员也不能反对类似玻璃市的修法,人民又如何寄望马哈迪政府会落实修改婚姻法修案88A条文, 一劳永逸阻止父亲或母亲在没有得到另一半的同意之前,就单方面替未成年子女改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