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面壁没思过?

倘若没有不幸被加刑的话,安华预料将于今年6月8日第二度刑满出狱。这位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在前后6年内两次在双溪毛糯监狱面壁的日子裡,不知曾否真正“思过”,而诚心地对本身从政以来尤其是他在朝当权期间所曾犯下的严重错误,向国人表示愧疚。

无论如何,“茅草行动”前扣留者及他们的家属包括这麽多年来已与安华结为政治盟友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至少在目前不可能奢望这位曾被指控为这宗发生于1987年10月27日的大逮捕行动“始作俑者”,愿意公开认错和道歉。

安华上週三在淨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起诉“红衫军”头子嘉马诽谤一桉中,以诉方第三证人接受辩方律师的盘问时把当年“茅草行动”所引发的大逮捕,归咎于当时的马华领袖李金狮及纳吉领导的巫青团发生争执而引起,但他却未细说从头为何李金狮及马华与纳吉及巫青团发生“争执”,也就是没有还原历史的真相。

众所週知,时任巫统副主席安华执掌的教育部因派遣大量不谙华文华语的教师到华小担任高职,结果掀起轩然巨波,被董总和教总视为企图逐步变质华小,顿时引发华社尤其是华教界一片哗然,遂在“全国十五华团行动委员会”主催下,华社各界连同民主行动党、马华和民政党于1987年10月11日在吉隆坡的天后宫召开抗议大会,接着发动国内各地华小大罢课。

与此同时,显然获得巫统高层的默许,时任巫青总团长纳吉同年10月17日号召在吉隆坡的苏莱曼草场举行一场马来人大集会,以示进行反击,而巫统极端政客和种族主义分子更酝酿再办另一场50万人大集会,扬言展示“马来人大团结”;10月18日晚,一名“精神错乱”逃兵在吉隆坡的秋杰路乱枪杀人,导致人心惶惶,顿使紧张的局势延烧到沸点,极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513”种族冲突事件疑似重演的关键时刻,时任首相兼内政部长马哈迪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展开顿使大马进入一个最黑暗历史时期的“茅草行动”,援引内部安全法令,毫不手软地共逮捕101人(纳吉和李金狮“庆幸”安然无恙),并勒令3家日报停刊。

不认账比道歉不认错更糟

马哈迪被指通过“茅草行动”製造白色恐怖,藉以转移巫统A、B队高层权斗的视线,以及伺机打击当时所爆发一波又一波的工潮、妇女及环保运动,从而减缓当权者所陷入的执政危机。(在不久前,马哈迪声称愿意对本身从政以来尤其是在位长达22年期间所曾犯下的过失作出不等同认错的道歉,这位土着团结党兼希望联盟荣誉主席也一再把“茅草行动”大逮捕的责任推给警方。)

其实,安华在2007年的依约州议席补选前夕,或因不堪被马华穷追勐打而公开承认“华小高职事件”是执行错误,但他当时毫不讳言自己身在国阵,有须遵循巫统的单元教育政策;直至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前夕,安华回应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点名他是“茅草行动”的始作俑者时表示,若有错的话,他愿意道歉。

由此看来,安华在这之前并未直接否认本身是“茅草行动”的始作俑者,而他如今俨如改口“不认账”,看来比马哈迪“道歉不认错”还糟。

或许安华可以振振有词,因为“不认账”非仅他一人,纳吉2009年在国会回答时任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的质问时,矢口否认他当年曾在“茅草行动”引爆大逮捕之前发表煽动性言论,但政府所发表的“茅草行动”白皮书证实,“以华人的鲜血洗马来短剑”这句标语曾出现在巫青团反击华团的大集会中,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摘录自 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