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敦马.一个大马

十二月初八。你忘记吃腊八粥吧?这粥不论贫穷富贵,杂粮熬煮一碗祭祀祖先,分赠亲友以示祝福,这是习俗。过了这天,就是年,来了。

这个年很敏感,畏畏缩缩躲躲藏藏,化名旺旺还是不敢真身见人,取个谐音,今年到处见到的生肖变身成了黄梨,好吃,但妈妈说小心馋嘴割伤舌头。年,就过得不那么利索了。
我们都是一家人,但手指有长短,当然不能因为一只宠物就伤了家人的和气。原则在这个大是大非的国度里早就荡然无存,小狗与黄梨这种游戏,当年被赵高玩弄于权术之中,华夏大一统只称霸中原短短14年,便因马、鹿不分断送江山社稷。
马来西亚当然不是一匹马,也不会无端端头上长个角。只是现在走过商场看到狗不得进入的指示图,就会想起唐山大兄怒发冲冠的李三脚,那是汉族被歧视且莫名胆怯的民族耻辱。可戊戌年还得唯唯诺诺,自我矮化如婢缩在墙角,看着玻璃墙上不得进入的指示,说是,尊重
距离2020先进国宏愿,马来西亚只剩最后两步路,除了宏伟的双峰塔在阳光里闪烁,宝腾卖掉了半壁江山,中资注入基建被扭曲成卖国求荣,这两步路,叫93岁的老人家如何走下去。
而宏愿的先驱敦马哈迪,终于来到他完成不了的宏愿期限前,离开了宝腾的老人家,看到一个马来西亚已经不是他宏图里的马来西亚,而依靠《马来人的困境》崛起的敦马,面对22年呼风唤雨雕塑起来的城堡被渐渐风化,他的愤怒,他的斗争,仿佛又回到那些年……属于一个民族的总裁之路。
一个大马到如今,还得靠一个敦马呼风唤雨。年,就在风雨中吞咽辣粥迎来戊戌,尊重一下,这不是狗年,忘了腊八粥吧。
摘录自  星洲日报 /郭珂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