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代阴影仍在

马来西亚华人选民有三类:反对国阵、拥护国阵、和无动于衷者(中间选民或弃权者)。所有数据显示,绝对大部份华人选民为第一类选民,高达百分之八十,就投票统计而言不可能比这个数据更高了。

也就是说,华人选民政党轮替之意愿历来极为高涨,尤其是上两届大选,在现有的民主制度下投下一票,已尽全力。独立60年,对国阵政府种族政治政权深感失望,而近年之治理腐败之极致,直把他们推向灰心消极的边缘。
然而,对执政者绝望是否也表示对“政党轮替”心死?可能不能同日而言。
希盟领导层逐渐成型,以前任首相马哈迪为首,诡谲多变的马来西亚政治又加上一层怪诞。
马哈迪执政22年,毁誉参半,卸任后仍然不断参与政治,93高龄还不忘搞倒他曾认可接棒的纳吉。其实当前马来西亚仍然处于“后马哈迪时代”,马哈迪卸任后的13年,我们见证了盘根错节的马哈迪政治文化的延续。长期担任首相培育出来的各种思维和文化(官商一体化、斗争意识、种族分化),以及扶植朋党利益集团、裙带关系等等,在这贪奢肥沃的土壤继续发酵。他22年政治政绩的腐化,现在还不断地开花结果。不过看来他还具有盘踞政权者所无的羞耻之心,立志收拾残局。
华人选民应该把当前马哈迪之再度崛起视为巫统(马来人权力)分裂的再现。这一次的分别在于,马哈迪结合了大部份的反对势力,所引发的效应会比以前更具冲刺性。阵线轮替的可能建立在流离的马来人选票,不在于已经相当一致的华人选票。
在州选举上华人选民可以是“关键少数”,但是在全国选举上,马来选票才是政党轮替的决定性因素,所以华人选民大可“乐见其成”。马来选民若真有替换政府之意,华人选民可有“成人之美”?
“改朝换代”其实没有那么可怕,也没有那么不可思议,虽然困难重重。东南亚各国政权之和平移转有例可循。至于国阵政权真的一天被替换,新的马来西亚如何重建,看来还是会走回马哈迪的原路。马哈迪主导的土著团结党是马来人与土著为基本的政党,可以视为巫统的分支,即使希望联盟(行动党、公正党与国家诚信党)配合马哈迪的土著团结党夺得政权,国阵的种族政治模式不会改变。
看看当前舞台上的人物,无论在朝在野,都是纵横政坛多年的熟脸孔。93岁的马哈迪、同是70岁的慕尤丁和安华、76岁的林吉祥,23岁就从政的纳吉(64岁),马来西亚的政治人物志离不开20年前的摆列。新意何在?
改革何在?理想何在?他们可以用政治枭雄形容之。枭雄有远见和雄才大略的一面,也有奸诈阴险的一面。现在似乎以后者为主干。慕尤丁担任副首相时有一句名言:“我是以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这就是马来西亚政治的宿命。现在整体的政治格局是马来人至上、斗争至上、权宜至上。“后纳吉时代”的来临,大概也脱离不了马哈迪时代的阴影。
华人选民不可以对政党轮替悲观,同时,他们也不可以对一旦政党轮替之后的政局抱有幻想。
摘录自  星洲日报 /何启良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