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找不到政治家

希盟副主席张健仁说,在国阵的敦马有“恶行”,加入希盟是“弃暗投明”。

敦马的“恶行”,火箭过去几十年,就好像现在对首相纳吉猛呛的,罄竹难书;只是不知道,除了过档希盟,敦马哪一些方面“弃暗投明”了?
姑且不论敦马一旦回锅拜相后会怎样,就只问问目前,他是不是放弃了土著非土著政策,致力落实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又或者他是否愿意除了清算纳吉,也肯让大家算算自己和家族的家产?最起码,他日前道歉但不认错的立场,是不是现在也要慎重其事地,U转一下?
如果对于普世认同的善治(good governance)没有具体的承担,“弃暗投明”一词,不只显得虚无空洞,还曝露出了“合理化”不合理行为的企图。
不过,对于不成熟的“民主政治”而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也算是一种常态,就算完全颠覆原则。
所以,尽管过去骂了几十年,现在是自己人了,就要漂白;反之,过去对于“恶行”保持沉默者,今天却要大肆鞭笞。
难怪看来看去,我们的政坛找不到政治家,到处有的,几乎都是政客
摘录自  南洋商报 /叶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