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在天叹望敦马

如果果连爱夫心切的敦茜蒂哈斯玛都没有在枕旁劝阻93岁高龄的敦马哈迪改变复出参加来届全国大选的初衷,由此看来这位前首相的健康至今“绝对没有问题”。

即使是年轻力壮的朝野候选人,在竞选期间要日以继夜疲于奔命地展开拜票活动,精神和体力也深感吃不消。

身为敦马“背后的女人”,并与他白头偕老的茜蒂哈斯玛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这位土着团结党兼希望联盟荣誉主席的最新健康状况,尤其是夫妇俩曾是执业医生。

在被内定为希盟的首相人选后,并与人民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兹莎组成“马旺配”后,敦马预料将领军希盟力争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其健康状况显然不只希盟,相信布城当权者也相当关切。

若是如此,茜蒂哈斯玛今后应比任何时候更须照顾好敦马的健康,可视为与敦马能否拚赢大选后拜相攸关的另类重要“政治任务”。

敦马在退位15年后可能“回锅”掌权,若他心想事成,则不仅缔造“先后代表两个政党拜相”的政坛纪录,且在94岁高龄的非洲津巴布韦独裁总统穆加贝不久前被拉下台后,成为当今世界最年老的国家最高领导人,而于2015年3月23日辞世的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若仍在世,不知有何感触。

享年92岁的“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曾从1959年6月5日开始担任新加坡总理长达31年,至1990年11月27日卸任,交棒给时年49岁的吴作栋,一度被推测可能要出任民选总统的他于翌年起以内阁资政的身份留在人民行动党政权的领导班子,继续在政坛活跃,直至人民行动党在2001年大选战绩欠佳,他终于在同年5月14日选择引退,才标志“李光耀时代”的结束;他的时年52岁长子李显龙于2004年8月12日在吴作栋退位后成为新加坡的第三任总理,犹如“隔代接班”地子承父业。(李光耀与李显龙以及敦拉萨与纳吉,先后在新加坡和大马缔造父子相继掌舵各自国家的政坛纪录。)

也就是说,李光耀生前曾目睹他所开创的“自我更新”交班计划得以顺利进行,确保他及吴作栋和李显龙三代完成领导权力有序地交接,进而延续人民行动党对新加坡的长期统治。

李光耀曾一再表示,世界并不是静止不动的,它时刻都在改变。人也会随着岁月的增长而变得衰老,他说,“如果我们能够保持像40岁那样精力充沛,思想成熟,又富有活力和魄力,那该多麽理想。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工作下去,但那是不可能的事。”

李光耀或不忍卒睹敦马争到老

曾声称有意在最迟于2020年举行的来届新加坡大选或70岁之前交棒的李显龙,最近在其新年献词中指出,步入新的一年,新加坡第四代领导层的接班人选已来到急需确立的时候;他强调,栽培第四代核心领导,是新加坡今年必须完成的重要事项之一。(据了解,新加坡第四任总理人选包括财政部长王瑞杰、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和教育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

李光耀从担任新加坡总理及内阁资政(被政敌揶揄为“垂帘听政”)长达42年,敦马显然自叹不如,但敦马在大马活到老争到老像是至死方休,李光耀则是“叹为观止”。

所以,李光耀若在天有知,获悉由联盟乃至国阵执政至今长达61年的大马,一旦于来届全国大选真的“改朝换代”,届时将会由一位93岁的首相入主布城,而其内阁也可能多由“高龄”的希盟领袖组成,他不知会否“不忍卒睹”。

任何国家若出现“老人”退而不休或老而不休,持续执政治国,领导人接班恐陷入断层危机,这不啻是搞“倒退政治”。

摘录自 光明日报 /刘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