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民要如何下注

《依索寓言》中《狼来了》的故事耳熟能详,寓意在于劝导人们不要常说谎,做人要诚实。另一方面来看,故事要倡导的也包括不轻易相信过去曾说谎的人。

政治强人敦马哈迪古稀之年不但回归政治,甚至如今还领导在野党,更有可能一旦在希盟夺权后出任首相职位。老马回锅后制造的话题不少,希盟推出「马旺配」替代首相人选,更引起论战。其中,老马为人是否诚信成为交锋课题。
在希望联盟宣佈替代正副首相人选之后,笔者有幸于日前採访马哈迪,一睹老人家的近年风采。活动中,虽然年届93高龄,老马却依然能站著演讲一小时,不得佩服其为政治斗爭的精力。然而老驥伏櫪,志在千里,老人家心中的「千里」是为谁而设,则还有论断。
整场演讲下来,最令笔者难忘的是两件事,其中他两次重覆:「成立土著团结党只是为了推翻纳吉」;再来就是强调本身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老人家言下之意其实已清楚,成立新党是为了推翻当前执政者,然而人们更关注的是,之后呢?按照老人家过往的从政轨跡,新党获胜后是否回归老东家巫统,不免令人胆战心惊。
老人家掌政22年对国家体制造成的崩坏性影响,对成长于老马执政时期的笔者一代人来说,简直罄竹难书。然而老人家即使从政劣跡斑斑,作为其死对头的行动党、公正党却能接受老人家领导,令人难以置信之余,不难理解两党的险棋或许就是为了老人家所能动摇的马来选票。
过去研究分析已显示,在野党过去两届大选成绩惊人,有赖于高达80%的投票率,其中华人票举足轻重。下届大选,各界已预测选民投票率会下跌,如何获得更多票源,將决定在野党政治版图。
另一边厢,数据分析也显示,新的选区划分有將不同族群选民集中化的倾象,相信这样的划分自然是为了保住现有议席。然而集中马来选票是一把双刃剑,情势好自然是大胜,情势坏则很有可能令执政党丟失更多议席。
在野党如今都聚焦于是否能在维持基本盘的情况下,获得5%的马来选票,为了这5%,甚至失去2%的游离华裔选票也再所不惜。然而政治上没有假设,因此在野党此番联盟,横看侧看都是一场豪赌。
公正党、行动党参与下届大选这场「赌局」,与新加坡进赌场赌博颇为相似:新加坡人还没开始赌,就先输掉100新元入门票;公正党及行动党先输掉的则是过去在政治上佔领的道德高地。
当然赌客都喜欢说有赌未必输,在政治上也是同样道理。只是將国家前程当作一场豪赌,赌注未免太大了点,选民要如何下注,相信要到最后一刻才能分晓。
摘录自  东方日报  /萧德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