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对马哈迪有幻想

 林吉祥曾在2012年7月间发表一篇题为「我根本不恨马哈迪,但我反对马哈迪主义」的文告。文中提及「在敦马治理国家的时代,贪污更严重发生,不只不民主,压迫人民的举止更囂张。」字里行间尽显对马哈迪主义的抗拒。

林吉祥更强调要確保马哈迪主义不会回归我国政坛。当时鏗鏘有力的发言,而今360度回转,可以没有政治原则,可以不坚持信念,拥护马哈迪,替老马摇旗吶喊,让马哈迪主义借尸还魂,支持老马出任下一任首相,比天方夜谭还要离谱,匪夷所思。
反对党从替阵,到民联乃至希盟,歷经20年,依然无法栽培年轻领袖,为国家注入新的气息,这是严重缺乏政治管理和策略所导致。这样鬆散且没有政治信念的联盟,如何作战?十年黄金期,从鼎盛走向衰弱,反对党的气数大不如前。
曾发表过「不偷不抢就不怕伊刑法」的行动党领袖陆兆福,这一次又说「不管小马老马,打到纳吉就是好马」。行动党为何如此热衷拥戴马哈迪?当火箭认同马哈迪回归政坛,在一定层度上,就是要人民「从宽」马哈迪,淡化老马种种不光彩的过去。网络枪手也尽一切力量误导网民,撰文合理化马哈迪回归的离谱现象。没有马哈迪,马来西亚就不会有新的政治局面?「骑马杀鸡」不过是投机主义的遮羞布,並非「救国」如此大义鼎然。
异议份子被剷除
此外,马哈迪主义就是种族主义,威权主义及资本主义的概称。土著团结党是实实在在的种族主义政党,如果马哈迪真的是诚心要与反对党救国,他大可以选择加入任何一个反对党並肩作战,土著团结党成立至今,也有不少异议份子被剷除,再再显示老马牢牢控制该党的独裁作风。
当老马创设一个种族主义政党,主导希盟的政治斗爭,我们还可以相信马哈迪主义不会復辟?我们还相信没有长远政治策略的希盟可以驾驭马哈迪这强势的独裁领袖?加入希盟以后,种种跡象显示,马哈迪主义已经开始渗透反对党机制,最为明显就是推举马哈迪为希盟会长,以及首相人选的决策。
倘若希盟执政,也要依照一切法律程序,逐步让安华重返政坛,其中要司法审核,元首批准,製造补选等等。安华出狱后,极大可能出现的局面就是,老马派將和安华派上演一场混战,因为老马不可能听命于安华,也不可能受控于希盟其他领袖,无论执政与否,希盟再一次分裂是可以预见的。有人说老马若不让位可以投不信任票,难道老马就不会与巫统结盟,粉碎希盟?
我们的民主曾被老马蹂躪,他的回归,我们还奢望什么「乾净民主」的国度,还奢望什么改革制度?我们寄望两线制制衡霸权,却无法走出霸权者的魔掌,甚至仰赖独裁腐败的前领袖爭取不知所谓的「民主胜利」,还阻止人民投废票的权利,这样的民主,是畸形的民主。政客都一副视民主高于一切的模样,却恰恰是这些人,玷污了民主的洁白!
摘录自  东方日报  / 廖明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