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弃种族性言论

2018年首月,国内种族攻击言论还是满天飞,这固然和即将大选有关,深深根植在各种族之间不信任和歧视,犹如获得丰富肥料和充足雨水,长成了参天大树。

不可不提的是,最近刚举办的乌玛(Ummah)崛起大会,又为我国的种族言论主义添加了许多柴火。值得留意之处,该活动是在联邦直辖区宗教局位於湖滨公园大礼堂举办,很难不让外界人士联想这活动是在官方批准或默许下举办。
大会约有超过300名来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参与,他们发表了不少劲爆言论,当中就包括:二次大战只有马来人保护国家丶政府奖学金不应该颁发给非土着以及“我要烧掉招聘只限中文,不能带头巾的牌子”等等。
非马来人网民在脸书回应也不见得温和,本人发现,他们对於这些极端言论的反应,也同样极端,诸如:以动物诅咒者有之丶以粗言秽语谩骂有之及以尖酸刻薄语言嘲讽者有之。
如果我们以同样情绪回应这些种族主义言论,那就掉入他们的圈套。我们可以列举实际数据和历史证据,回应他们根本就经不起推敲的言论,而非以同样的种族歧视言论,像疯子一样与对方展开骂战。
别让愤怒情绪蒙蔽了我们的理性思维,尤其是在临近大选的时候,殊不知现在通晓双语的友族同胞也很多,他们也不见得赞同种族言论,但在看了其他非巫裔同样极端的种族言论後,有可能把他们推向极端者的一边。
同时,马来温和派也出言反驳对方,非政府组织“自由”(BEBAS)发表了文告,政府不应该只把大学奖学金提供给土着学生,并表明所有种族都是纳税者,政府奖学金也来自纳税人。
该组织的发言人阿兹鲁莫哈末表示,这些保守传教士扭曲历史,抹杀非土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紧急时期保护国家的贡献,主要是为了贩卖恐惧以及令马来人将所有问题归咎於其他人。
这番言论十分到位,政治人物操纵选民的方式,不外乎分化和贩卖恐惧,这些恐惧将为他们捞取选票,当国民都忙於互相指责时,就没有人会记得我们必须对执政者进行问责,也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政绩。
截至目前,除了个别华基政党发出声明,谴责该大会的极端言论外,我国“最重要”的政党尚未有任何一位较有代表性人物,出言反驳这些保守主义言论,相信相关事件将继续发酵,华基政党单凭一己之力是无法为相关人士言论消毒,除非他们可以说服本身的政治夥伴,做出一些更具体的声明。
不过,笔者也再次提醒各位读者,有关极端言论都是经过精心设计,在特定语境下的发言,当你在回应有关言论的时候,如果你也以同样的态度和措辞回应对方,那你就是把主动权交给对方,向对方证明你也一样极端。
很可惜,在这个天灾极少的国度,掌权者允许这些极端言论横行;大马才迟迟无法跻身於先进国行列,如果国民继续分化,互相攻击,恐怕就算到2050年大马还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傅文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