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为何接受敦马再度拜相?

土团党总裁敦马成为希联胜选后的内定首相,旺姐则被选为副首相。“马旺配”看似没有完全获得希联支持者的接受,如加巴星之女桑吉柯、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等等。即使大会当天,也有98年烈火莫熄支持者闹场,高喊反对敦马出任首相。

敦马被推选为希联内定首相人选,过程并不顺利,至少公正党方面,没有那么确定这一件事情。拉菲兹解释说公正党担心,一旦宣布首相人选,可能重演2013年大选的错误,获得一方选民的支持,但却引起其他选民的反弹。
换句话说,拉菲兹担忧宣布敦马为首相人选后,可能争取到某一部分的马来选票,但可能也失去从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开始支持他们到现在的选民,导致公正党的马来选票进一步滑落。
这是公正党合理的考量,但行动党又基于什么原因,从未反对或担忧该党支持敦马出任首相之后,可能引起支持者或支持他们的华裔选民的不满?
对于行动党如今与敦马合作,甚至支持他再度拜相,所祭出的论述,即敦马可以吸引马来选票,敦马做不了多久的首相、土著团结党的席位太少,救国大局为重等。
敦马可以吸引马来选票,因为马来选票对他的支持,都是建立在敦马担任首相期间,延长执行新经济政策的期限,对华裔华商百般刁难,剥削华人企业利益而获得的支持,马来社会对他的崇拜都是建立在敦马利用政策刁难华人而获得的。
敦马今年踏入93岁,可能做不了多久的首相,虽然我仍希望他老人家长命百岁,但属于他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国际社会在过去一年,选出许多年轻领袖出任国家领导人。纵然我们非要推出年轻领袖当家不可,但至少也不该选一位过于老态龙钟的领袖担任领导。
当新加坡政府计划在今年选出第四代领导人,这也意味着66岁的李显龙即将退位,而我们还推举93岁的过气领袖担任首相,那岂不是走回头路吗?
土团党竞选52席而已,就不能翻天覆地吗?那么在上一届大选赢得21个席位的伊党怎么就搞垮民联呢?土团党竞选的议席不多,但若给土团党赢得20席,而又在微差席位下执政中央,那么谁敢写包单,土团党不是伊党2.0,到时再与巫统谈判,以敦马之子出任副首相,作为与巫统组成联合政府的条件?
救国大局为重,从字面上是大义凛然的,但加上敦马就大打折扣了。救国为大局,那政治原则却是次要?今天的这个国家若真的如此地乌烟瘴气,损害人民利益的高速大道合约、保护国产车政策而牺牲公交设施和迫使国人购买昂贵的入口车、华企逐步被马来企业吞并、国行炒外汇亏损300亿令吉丑闻、行使恶法内安法令对付政敌等等,都是敦马在位时的“杰作”。
敦马在救一个被他自己弄得病入膏肓的国家,难道行动党同仁不觉得讽刺吗?行动党看似忘了自己过去30余年来,对敦马所做出的批评和指责。他们抨击了敦马长达30余年,最后发现自己可以轻易地原谅对方,而且是以“救国为重”而含糊过去。
行动党可以接受敦马,甚至可能是敦马加入希联的最大推手。行动党没有公正党的顾虑,原因不外乎是他们相信大部分华裔的选票会相信行动党所说的论述,就好像2013年一样,“投回教党一票就是投行动党一票”,如今只是把有关口号改变一下,“投敦马一票就是投林吉祥一票”,就可以让华裔选民对行动党的支持度毫发无损。行动党希望华社与他们一样,原谅敦马,放开所有,向前迈进,应该是让他们向布城迈进。
刚才所说的,当然是最美好的。然而,即使支持敦马之后,华裔选票有所下降的话,对行动党来说也是值得的,因为华裔选票下降的幅度绝对不会比敦马吸引马来票来得多。相反地,敦马吸引马来选票不仅可以弥补伊党出走后的缺陷,也可以打击向来被认为依靠马来选票过关的死敌马华,就好比把马华胜选的亚罗呀也和丹绒比艾交给土团党竞选。
总括而言,行动党对自己所可以赢得的华裔选票非常有信心,因为华裔选民在2013年大选,给予行动党高达85%的支持率。即使华裔选票因为敦马因素而下滑,也无阻行动党在目前的选区胜选,唯独需要担心的是投票率可能降低,进而影响多数票。
摘录自  光华日报/林恩霆